摩特洛拉公司这才慌了神。

    从犄角旮旯里重新捡起了多半年前被人抢先注册了技术专利的那档子事情。

    回购专利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摩特洛拉公司为此开过多次专题会议,讨论出来的结果是,即便'天罡星'BP机并非是抢先注册专利的那位搞出来的产品,二者之间,也必然存在着紧密的关系。

    这一仗,不得不打。

    但打起来,却甚是麻烦,甚为艰难。

    首先,得推翻了人家抢先注册的专利合法性,然后才能去起诉'天罡星'BP机剽窃了他们的技术专利,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

    而这关键的首要一仗,不单要消耗掉大量的人力物力,还包括了无法估算的时间成本。

    这就给摩特洛拉华国公司的高管们带来了一个值不值得的纠结问题。

    正当这些高管为此事而焦头烂额时,忽然得到法务部那边传来消息说,抢先注册专利的那个人主动打来了电话,准备来公司谈一谈下一步的合作。

    各种疑问中,摩特洛拉公司的几位高管等来了这位名叫冯北仓的专利持有者。

    “是我破解了贵公司寻呼机的技术路线,抢先注册了技术专利,但我跟'天罡星'之间并不存在利益关系,和你们一样,我也是受害者。”

    “我支持贵公司起诉'天罡星',愿意将手中持有的专利权转让给贵公司,至于转让费嘛,我的想法是分享贵公司对'天罡星'的索赔金额。”

    “七三开,我七,贵公司三,同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署专利权转让协议。”

    摩特洛拉公司的几位高管在验证了冯北仓所言句句属实之后,紧急召开了一个商讨会。

    意见非常统一。

    对摩特洛拉公司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制止'天罡星'的非法侵权问题,把失去的市场份额重新夺回手中,而不是跟这位专利持有人纠结于转让费支付的形式和多少。

    于是,法务部那边超常发挥,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便赶制出来了两份文件。

    一份是跟冯北仓之间的专利转让协议。

    另一份则是传真到特区市的那份律师函。

    ……

    同在帝都。

    章宏听完了黄罡在电话中的倾诉,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

    “我知道了!”

    这事乍一听倒是挺不小。

    他暗中掌控的空J寻呼台正处在快速发展期,现如今已完成了各直辖市以及省会级城市的布局,正大张旗鼓地向各地市级城市扩张,正是需要大批量BP机产品的时候。

    若是那黄老板因此而不得已停下了生产,那么,他也只能是折回头来再求助于米帝国和脚盆鸡的那几个厂商,所遭受到的损失,将会以亿元为单位。

    但,章宏却根本没把黄罡的汇报当成个多大点的事。

    一句'我知道了'轻描淡写的回应之前,章宏已然想出了中下三条应对策略。

    策是指示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找摩特洛拉公司的负责人好好谈谈,给他们点暗示,如果在此事纠缠不放的话,肯定少不了你们的好果子吃。

    若不行,那就给法院方面施加压力。

    华国的土地,华国的法院,必须要把胳膊肘子往里拐,胆敢向外,胆敢做出有利于外国公司的判罚,那就等着秋后算账好了。

    最不吝,那就搬出一个拖字决来。

    拖个两年三年,等他的寻呼台结束了规模扩张阶段,对BP机的需求不再那么重要时,让那黄老板该怎么赔钱就怎么赔钱呗,反正跟他也没有了多少利益关系。

    就在章宏准备挂电话时,又听到电话那头黄老板紧急补充了一句:

    “章主任,您可不能掉以轻心啊,我怀疑这事跟我那三弟杨宁有关……”

    忽听到杨宁这个名字,章宏的神色不由为之一凛。

    哪一个杨宁?

    如果只是重名,那也就罢了。

    但若真是那个杨宁,这件事可就要重新捋捣捋捣了。

    过年前,因为陈晓晖,他章宏和那个杨宁掰了下手腕,结果落了个惨败的结果。

    过了年,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他章宏可一点也没闲着。

    不单将那个杨宁在幽芳亭中提及的两件事清理了一个干干净净,还把别的事情全都梳理了一遍,中间设置了数道防火墙,确保不会被他人再抓到一根不利于自己的寒毛。

    等着的,便是找到机会,把心中的那口恶气痛痛快快地吐出来。

    电话那头,黄老板将他提到的三弟杨宁细致地描述了一遍。

    虽然,十句话中有九句都属于废话,但,章宏还是判断出来了此杨宁便是彼杨宁的正确结果。

    “你跟他居然是拜把兄弟……好得很,那你应该是相当了解你的三弟杨宁咯……”

    黄罡听出了他那条大腿对三弟杨宁的敌意,虽然不明个中缘由,却也是难掩兴奋。

    “是的,章主任,在帝都应该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个杨老板了。”

    章宏不假思索命令道:

    “抓紧来帝都一趟,我要跟你面谈。”

    这两个月来,章宏不单忙着把自己的屁股洗了个干净,同时也于暗中将那杨宁查了底朝天。

    只是,查来查去,那杨宁麾下的那一家贸易公司并未查出像偷税漏税一类的违法行为,而他参与的其他产业,也是找不到任何违法漏洞。

    然而。

    有心种树树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章宏的运气就是如此之好,于关键时刻居然让他得到了如此良机。

    那就没得说了。

    在黄老板看来并算不什么大事的违法行为,只要被他章宏给逮着了,那就只需要随便放大个几十倍,便可以轻松达到目的。

    特区市那边。

    黄罡挂了电话,却陷入了沉思。

    聪明如他,那大腿于口吻间虽然极尽保持平和,但黄罡早已感觉到了对方心中的那股子浓浓恨意。

    把他叫去帝都面谈,无非就是想从他身得到三弟杨宁的把柄。

    他黄罡并不是下不了这个狠心。

    但问题是,三弟杨宁究竟有什么把柄好加以利用呢?

    未经组织允许就打了飞机……

    可打飞机也他么不犯法呀!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我在东欧当倒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醒后一支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醒后一支烟并收藏我在东欧当倒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