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闭的空间,顾晨感觉自己无比孤独。

    周围少有动静,似乎这里是一处偏僻的村庄。

    “难道自己被人贩子拐卖到这里来挖矿?”顾晨实在想不通,庄虎跟何文婷为什么要设置陷阱来陷害自己?

    自己跟他们也没仇,只是长相跟何文军相似。

    “等等,何文军?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顾晨忽然想起,之前何文慧在高铁车厢上,就一直积极主动的跟自己搭讪。

    按理来说,何文慧也算个跳跃阶层的成功人士,没必要低声下气的跟自己搭讪。

    尤其是何文慧的演讲活动,甚至不惜加上三张座椅,为的就是让自己出席何文慧的活动。

    如此良苦用心,最后又是花费6万元现金,求自己假扮去世的弟弟,哄老人家开心。

    可既然何文慧的弟弟尸骨无存,那她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个之前自己一直没有搞清楚,或许只是道听途说。

    但不管如何,顾晨感觉自己被抓到这里,或许跟何文军有些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色也开始渐渐降临。

    顾晨一天时间,只有被带进地窖的时候,被人灌上一口水。

    随后就是那名瘦弱的年轻女子,给自己送了一篮吃的。

    可大多都是一些冷冰冰的馒头,没有水,很难咽下。

    但顾晨不吃,自己也没有其他食物补充能量。

    现在的顾晨,内心也十分矛盾。

    关键不清楚这几人的目的如何。

    夜里,周围的一切都非常安静,由于之前叫伟哥的男子,将顾晨关进地窖之后,就跟另一名男子驱车离开。

    这些顾晨利用专精级观察力,都可以察觉出来。

    可除了这两人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动静。

    就连之前给自己送食物的女人,此刻也没有任何动静。

    顾晨甚至都能听见周围的鸟鸣。

    想起之前自己被抬上越野车之后,一路上也是山路十八弯,因此顾晨断定,目前自己所处的位置,应该在一处大山深处。

    在这里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顾晨感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体力,然后再想办法脱身。

    由于没有充足的食物补充,因此顾晨只能利用功能饮料给自己加持,勉强可以应付体力的丧失。

    随着地窖内的小孔逐渐变成了黑色,按照顾晨对日出日落时间的推算,以及黑孔亮点消失的时间。

    顾晨大概推算,此时已经是夜晚9点。

    可自己就被这么关押着,也没人跟自己交流,更谈不上自救,这就很郁闷了。

    感觉自己被困在地窖,恐怕需要很长时间。

    再加上身上的所有物品都被这帮人清空,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就连卢薇薇送给自己的那块手表,目前也不知去向。

    “咚,咚,咚。”

    也就在此时,顾晨听见地窖木门有些动静,于是赶紧警觉起来。

    很快,随着一道光束照射下来,出现在地窖台阶处的,依旧是那双纤细的美腿。

    顾晨知道,又是那名给自己送食物的女子。

    女子走下台阶,手里依然提着一只竹篮。

    看见顾晨的同时,女子下意识的低着脑袋,不敢直视。

    而顾晨也开始做好准备,准备将这名女子擒拿过来,问个究竟。

    毕竟,自己不能无休止的被困在地窖,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女子走到顾晨面前,也有些警觉的意思,来到顾晨铁链的衍生外围,没有靠近。

    随后,将自己手中的竹篮放在地上,用脚轻轻的拨到顾晨面前。

    顾晨抬头看了一眼,依旧是几块馒头。

    “没有水吗?我口渴,能给我点水喝吗?”顾晨见自己无法触及女子范围,便开始保持镇定,想办法让女子跟自己交流起来。

    女子摇摇脑袋。

    “你是哑巴?”顾晨感觉这女子长相清纯,就是面容过于憔悴。

    而且从不说话,这让顾晨突然有了这女子是个聋哑人的想法。

    女子依旧摇摇脑袋,随后说了一句类似方言,但又不像方言的语种。

    顾晨听不太懂,继续问她:“你能不能说普通话?”

    “普通话?”女子跟着顾晨说了一句。

    但从语调来看,这应该不像是国人的口吻。

    顾晨顿时明白,这名女子可能是名外国人,看长相,应该属于东南亚一带。

    顾晨顿时警觉起来,顿时又用英文询问女子的国籍,但女子似乎依然听不太懂。

    顾晨这下有些没辙了,感觉跟女子交流,有些鸡对鸭讲,十分懊恼。

    但女子却不停的比划手势,指了指竹篮中的馒头,示意顾晨赶紧吃。

    顾晨摇头,做出一个喝水动作:“水,我要喝水。”

    可能是演示得当,女子似乎听懂了顾晨的意思,也是缓缓点头,随后转身离去,重新走上了地窖。

    而顾晨则赶紧将竹篮拉到身边,将竹篮中的两块馒头拿在手里。

    虽然是冷冰冰的馒头,虽然硬的跟砖头一样,但有吃的总没没吃的强。

    顾晨当年在警校期间,参与野外拉练的时候,教官请的是雪豹突击队员。

    作为国字号的警队尖兵,顾晨和同学们体会到了什么是荒野求生,什么是极限条件下的食物补充。

    那时候,树上的野果,地上的田鼠,蚯蚓,蛇类,只要能够补充体力所需要的,都必须尝试一遍。

    当时生吃蛇类,把不少同学都给吃吐了,但顾晨却吃得晶晶有味。

    虽然难以下咽,但确实是补充体力的最好食物。

    更何况,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还有冷冰冰的馒头。

    更用不着极限生存,就有人定点投喂。

    可既然如此,自己也必须要保持体力,该给自己补充的营养,一个都不能少。

    尤其是水。

    身体缺水,无疑非常致命,可好在这名女子,虽然国籍不同,语种不同,但似乎也不像个坏人。

    尤其是女子的眼神,似乎过于单纯,估计是被人骗到这里,嫁给一些农村单身汉做老婆的。

    毕竟这些年,光自己参与办理的外国新娘诈骗案就不少,因此顾晨对于这些外国女人还是有所了解的。

    但大多数人是来国内骗婚骗财,之后便匆匆离开,有掮客带到其他地区继续行骗。

    可这名女子,看上去跟那帮参与诈骗的外国新娘并不相同,尤其是眼神,似乎过于单纯。

    而且身材瘦弱,跟之前自己办理的跨境骗婚的外国女子相比,情况还是显而易见的。

    就当顾晨思考的同时,那名女子正左手提着水壶,右手提着水杯,缓缓往地窖内走来。

    没错,这次女子带来了水壶,而不是一杯水。

    可顾晨还是非常清楚的记得,之前那名叫伟哥的男子,在顾晨向他索要另一杯水时,叫伟哥的男子直接警告顾晨说。

    在这里,顾晨每天只有一杯水。

    可现在女子将水壶也提了过来,可见女子违背了那名叫伟哥的交代。

    “呐!”女子将水壶中的开水,倒入玻璃杯中,随后放在地上,缓缓推到顾晨面前。

    顾晨清楚,目前自己还抓不到这名女子,如果贸然出击,惹恼了对方,自己便再没机会。

    想想应该想稳定对方,和对方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于是顾晨摆出一副毫无威胁的样子,直接伸手去拿。

    虽然自己可以够着,但顾晨估计保留了一小段距离,用指尖去勾,随后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示意女子,自己根本够不着。

    女子长叹一声,只能将水杯再往前方推了一点。

    顾晨依旧装出够不着的样子。

    但女子依然非常警惕,只是每次都往前方推进一点点,但却不敢冒进,显然也害怕顾晨。

    昏暗的灯光下,水杯在二人的手掌之间,不断挪动,终于来到顾晨手中。

    顾晨也是摆出一副疲惫的样子,这才端起水杯,灌上一口。

    仅仅是一大口,水杯便立刻见底。

    随后顾晨将水杯放在地上,也是轻轻向前一推,继续说道:“再给我一杯。”

    顾晨摆出一副喝水的动作,随后指了指女子手中的水壶。

    女子也非常明白,于是便盘坐在地上,示意顾晨向后退去,否则自己不敢向前。

    顾晨也能从女子的肢体语言,和嘴里的动静中明白意思,于是为了表示自己毫无威胁,所以顾晨选择战术后退。

    就这样,二人一来一回,逐渐建立了一些信任。

    顾晨左手拿着水杯,右手握着冷冰冰的馒头,享用着难得晚餐。

    见女子一直呆呆的坐在地上,眼神直勾勾的盯住自己,顾晨随口问她:“你能听懂多少中文?”

    “中文?不多。”女子似乎听懂了顾晨的意思,直接回了一句。

    但是发音却十分蹩脚,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顾晨也是淡淡一笑,又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嗯。”女子闻言,忽然地下脑袋。

    顾晨察觉出,女子应该也是听懂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又问:“其实你应该听得懂中文对吧?”

    “嗯,一点点。”女子伸出右手,做出一个“一点点”的手势。

    顾晨咧嘴一笑,感觉自己在跟女子建立信任。

    最起码,这名女子并不是完全听不懂自己的语言。

    于是坐正了身体,继续问道:“那你们这里,有没有另外一名女子被关押?”

    “另一名女子?”面前的女子,依然用蹩脚的中文反问。

    顾晨默默点头,开始双手比划:“身高比你高半个头,年龄也差不多,她是跟我一起被抓的,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嗯。”女子发出一阵低哼,也是摇摇脑袋,表示不太清楚。

    顾晨有些失望,感觉目前就自己被关押在这,似乎也没有其他人。

    可现在,至少还有这名女子在跟自己做交流。

    可关键这名女子还是个外国人,沟通其他有些费劲。

    但从这名女子的口中,顾晨似乎也问不出太多东西,也是颇感失望。

    可想着自己目前还被铁链锁着,估计这名女子会有钥匙,于是决定跟女子好好沟通,看看能不能以德服人,让女子替自己把铁链打开。

    虽然顾晨非常清楚,这种概率还是很低的,但再低也得试试看。

    也是抱着尝试的态度,顾晨突然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双手抱住自己被锁住的脚踝。

    女子见状,顿时神情紧张,赶紧说出一阵听不太懂的语种,似乎是在跟自己询问情况。

    顾晨见状,也是指了指自己的脚踝,说道:“我脚受伤了,可能是铁链锁得太紧。”

    “脚受伤?”女子闻言,瞥了眼顾晨的脚踝。

    顾晨依旧装出一副痛苦表情,询问着说:“能不能给是松一松,不要扣得太紧。”

    “嗯?”女子眼睛一亮,犹豫片刻之后,却是赶紧摆摆双手,似乎是拒绝的意思。

    “你没钥匙吗?”顾晨问她。

    女子摇摇脑袋:“没有钥匙,钥匙,在那些人身上。”

    虽然女子发音不太标准,但顾晨还是能够凭借超强的理解能力,东拼西凑的读懂她意思。

    顾晨有些失望,至少自己逃跑的计划又落空了,可还在这名女子性格不错,愿意跟自己交流。

    如果自己刚才贸然行动,挟持女子,并且逼女子交出钥匙,估计反而适得其反。

    不仅拿不到钥匙,反而会增加女子对自己的不信任。

    可目前自己被困在陌生地域的某处地窖,没有钥匙打开铁锁,自己也根本逃不出去。

    顾晨虽然有把握,只要自己被解开铁锁,对付这几人都不在话下。

    可毕竟目前是虎落平阳,凡事都得小心谨慎。

    然而就在此时,顾晨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引擎轰鸣,似乎是有车辆驶来。

    女子见状,顿时慌了,赶紧开始收拾东西,随后将放在顾晨面前的竹篮收回,拿着水杯和水壶,就要往外头走去。

    可能是太过匆忙,女子在转身的同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再爬起身时,手里的水壶又跌落在地上。

    等手忙脚乱的收好物品,准备从台阶离开地窖时,脚下一滑,又是险些摔倒,整个人踉踉跄跄,爬到地窖出口位置。

    可此时,女子抬头一瞧,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你跑这里来做什么?”一名男子问她。

    顾晨听得出来,这正是叫伟哥的男子。

    女子被吓得不轻,赶紧将手里的物品藏在身后。

    “你在给他送吃的?”见女子做贼心虚,叫伟哥的男子顿时一脸恼怒,直接一脚踹在女性胸口。

    女子哀叫了一声,身体瞬间失去平衡,连续几个翻滚,直接摔下了台阶。

    而刚才给自己送水的茶壶和杯子,也瞬间洒落一地,竹篮更是从台阶边角摔落下来,直接一个翻滚,来到顾晨跟前。

    “助手!”顾晨大叫了一声。

    叫伟哥的男子,似乎也注意到顾晨,直接缓缓走下台阶。

    而之前那名小马仔,也瞬间跟在伟哥身后。

    两人暂时没管女子的事情,而是径直走到顾晨面前。

    “你们凭什么打她?”顾晨质问着说。

    年轻男子顿时哼笑一声,指着顾晨警告着说:“我们的事情,你少管,我们伟哥临走前都已经交代清楚,你一天只能喝一杯水,而她却给你送水。”

    看顾晨手中还有半块馒头,年轻男子顿时怒了,也是讥讽着说:“哟,还给你送了馒头?这个女人果然对你很上心啊,把伟哥交代的事情,当做耳旁风,伟哥,这事怎么办?”

    年轻男子走回到伟哥身边,向伟哥请示。

    而叫伟哥的男子,则是满脸狰狞,扭头批示:“该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没规矩可不行,把我的话当放屁,也不行。”

    “我明白了。”年轻男子似乎读懂了伟哥的意思,立马潇洒转身,来到趴在地上的女子面前。

    二话没说,年轻男子一把拽住女子的头发,将她使劲的拖向顾晨。

    女子疼得嗷嗷直叫,双手死死拽住男子手臂。

    年轻男子用力一甩,年轻女子痛苦哀嚎,整个人摔趴在伟哥面前。

    此时此刻,男子二话没说,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女子疼得嗷嗷直叫,却只能用双手抱头,像刺猬一样,将自己缩成一团。

    “让你不听伟哥的话,把我们说话当放屁?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给他送吃的,看你还敢不敢。”

    揍女子的同时,年轻男子也是骂骂咧咧,下手非常凶狠。

    顾晨看不下去了,也是站起身怒喝道:“助手,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年轻男子蔑视的看向顾晨,也是讥讽的笑道:“这事轮不到你出头。”

    “既然她偷偷给你送吃的,那好,从现在开始,你每天只有半杯水,一个馒头,你听明白了没?”

    见伟哥似乎没有发话,年轻男子凑到身边,问道:“伟哥,这么安排可以吗?”

    “可以。”叫伟哥的男子也是冷笑着说道:“年轻人,我告诉你,在这里,就得守规矩。”

    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女子,叫伟哥的男子也是一脚踩在她身上,警告着说:

    “这个女人不守规矩,所以她得替你受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我就是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李氏唐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氏唐朝并收藏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