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池。

    方舟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

    太虚池内,能量流转,如丝如缕的能量,不断的顺着他的皮肤,毛孔,钻入体内,改良着肉身。

    不过,因为大幅度提升过修为和肉身,如今这些能量的效果已经大不如从前,提升有,但变得非常的缓慢。

    这些能量的作用,更多的还是体现在对方舟肉身的巩固上。

    帮助陆慈解围之后,方舟的精神意志回归到了传武书屋中,随后,他又陆续的登录了徐秀等人的肉身。

    看看他们的情况如何。

    不过,不是谁都像陆慈一样遭遇到了生死危机。

    赵鞅进入了魔族域界,魔族域界因为失去了皇,早已经混乱不堪,在加上强者都被神皇和妖皇征兵给牵引走,魔族域界内的危机,并不大。

    赵鞅在其中混迹的如鱼得水,虽然有危险,但是,危险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大家都在历练,他们自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历练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不遭遇危险。

    徐秀进入的则是仙族域界,事实上,仙族域界和魔族,鬼族的域界都差不多,危险性不高,仙皇虽然被封禁,但是,仙族的下场其实和魔族差不多。

    徐秀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反而飞叶刀的水平,提升了许多,更是达到了以心御刀的层次。

    方舟没有在观察诸多神交对象的情况。

    他的意志回归到肉身,眼眸逐渐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

    因为,他在陆慈身上的时候,得知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神皇和妖皇联手诸族,展开对人族的全面攻伐。”

    “可真是够果断的。”

    方舟明白,神皇这是在逼宫,针对他方舟。

    逼他方舟回防。

    若是方舟不回去防守人族域界,那人族域界或许真有可能被神皇给攻下。

    毕竟,神皇狠心下来,用魔族和鬼族的性命来攻打人族域界,来消磨人皇之力,一旦成功,人族域界对于诸族而言,就没有危险了。

    所以,这是一场阳谋,方舟不得不回去回防。

    哗啦。

    水流哗啦声响彻,没有再继续泡澡,事实上,方舟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

    太虚池无法继续给他帮助了。

    方舟也没有纠结于继续呆在太虚池中。

    远处,慵懒泡澡,汲取着太虚池中生命能量的女帝缓缓睁眼。

    “打算回去了?”

    女帝开口。

    方舟点了点头:“神皇和妖皇联手虚空诸族,打算攻破人族域界,魔皇和妖皇死去,魔族和妖族正好被他们拿来当炮灰,用命来消磨仅存的人皇之力。”

    “一旦人皇之力消散对于人族域界而言,可不是好消息。”

    “内部封印着仙皇,一旦人皇之力消散,那仙皇也会破封而出,可能会和神皇和妖皇等强者里应外合,人族域界必定崩溃!”

    方舟凝重道。

    女帝闻言,眼眸开合间,也是闪烁过一抹凝重之色。

    “有理。”

    “那便回去吧。”

    “反正太虚池的能量对于如今的你而言,效果已经不大。”

    女帝说道。

    她也看的出方舟的修为抵达一个瓶颈,肉身达到了极致,堪比至强。

    至于修为层次,则是达到了九境。

    加上人皇剑和青皇灯,方舟的战斗力,直逼半皇。

    虽然对于女帝而言,还不够,面对未来真正的灾厄,远远不足。

    可是

    没有办法,修为的提升是没有办法强求的。

    方舟能够借助太虚池,做出如此巨大的突破,已经有点超乎女帝的预料之外了。

    女帝起身,迈步入虚空。

    太虚池的池水便开始剧烈的晃动。

    女帝五指一张,池水中,似乎有恐怖的杀阵无形中布置开来。

    “将太虚杀阵启动,若是有谁不长眼,强闯此地,那必死无疑。”

    女帝淡淡道。

    太虚池所在的位置,乃是虚空深处。

    没有指引,根本不可能抵达这儿。

    女帝担心神皇和妖皇来个声东击西。

    方舟倒是没有觉得神皇和妖皇会出现于此,但是,女帝的担忧也不无过错,稳健点也挺好。

    太虚池的确很重要,内部的池水能量虽然被方舟和女帝消耗了许多,但是,若是未来平定了虚空诸族所带来的祸端。

    也许,太虚池会成为人族的圣地,未来人族武者都有资格踏足到太虚池,在太虚池中得到洗礼,增强修为。

    若是太虚池落入敌人之手,那的确不太好。

    方舟换上了白衫,女帝依旧雍容华贵。

    开启了太虚杀阵后,二人没有久留,迈步于虚空,朝着人族域界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如今的方舟,肉身之中蕴含着恐怖的爆炸性力量,一动之间,仿佛可以锤灭星辰一般。

    所以,方舟在速度上,也能轻松自如的跟上了女帝的步伐。

    二人宛若流光,横亘于虚空。

    跨越星辰,超越星河,回归人族域界。

    人族域界。

    地动山摇!

    人人色变!

    人族武者们,面色难看,他们从未想到过,虚空诸族居然会如此狠辣。

    人族域界之外,陨落的强者太多了,至强,九境,八境,七境超凡

    魔族和鬼族的强者,几乎是用性命献祭,欲要叩开人族域界的大门。

    事实上,他们做到了。

    人族域界的人皇之力在变弱,开始逐渐的变得模糊,隐约间仿佛要崩溃和消散似的!

    人族武道家们积攒人皇气,对于人皇之力的衰弱有着清晰的感应。

    这才是他们面色难看的缘由。

    “人族接下来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必须拼死一战才有存活下来的机会和资格。”

    人族中的武道家们,彼此对视,各个都是流露出了凝重和决绝之色。

    人族域界之内,各地的军队皆是被调遣。

    不管是血脉武者军队,亦或者是寻常武者军队,亦或者是凡人军队,尽皆汇聚到了青州。

    数百万,上千万的大军,汇聚成江河。

    这是一场决战!

    决战的出现,没有出乎世人的意料,但是,决战的提前出现,却是让众人所不解。

    毕竟,大家本以为有三年时间的喘息,结果才过了一年,诸族就坐不住了!

    死去的强者太多了。

    人族域界之外,无数的尸骨,碎裂的血肉在浮沉。

    仿佛地狱般的景象。

    神皇和妖皇统御着庞大的军队,他们冷酷的望着。

    “人皇之力快要消散了”

    神皇嘴角一翘。

    的确有用,尽管手段残忍,但是,这是不得不做出的决策。

    方舟和女帝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神皇不得不寻求更好的突破的条件。

    他必须要踏足到真皇领域,或许才有机会在未来的乱战中存活下来。

    人族崛起了,这是势不可挡。

    神皇唯有让自己变强,才拥有保护神族,在人族崛起的大潮之下,依旧存在下去的资本。

    轰!!!

    有剧烈的轰鸣在响彻。

    仿佛山河坍塌,大地塌沉似的。

    人族域界内的动荡,已经难以抑制了。

    人族武者们,各个面色难看至极。

    人族域界。

    云麓书院。

    武碑山上。

    谢顾堂盘膝而坐,他睁开眼眸,眼眸中有无尽的深邃。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三年的安稳发展,诸族果然还是不会给这个机会。”

    谢顾堂叹了口气。

    “天地间的人皇之力,越来越弱了”

    “用千百万的强者性命来叩开人族域界的大门,真狠啊。”

    谢顾堂摇头。

    作为人族域界中的守壁人,如今方舟不在,他的修为可以说是最强大的。

    他看了一眼人皇壁。

    人皇壁中,有人影飞速自其中走出。

    当初那些踏足到人皇绝壁后世界中修行的人族天骄们,如今尽皆得到了消息,开始回归。

    毕竟,诸族全面攻打人族,这件事实在是浩浩荡荡,难以遮掩。

    谢顾堂安静的看着。

    一抹刀光横空。

    破空声响彻,一柄飞刀落下,飞刀幻影,随后,化作了一位少女,少女断了一臂,可是,面容坚毅,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韧性。

    徐秀归来了,她的浑身上下似乎都笼罩着一股奇特的刀意。

    飞叶刀修行到了以心御刀的层次,相当于七境修士。

    “谢院长。”

    徐秀看到了谢顾堂,微微作揖。

    谢顾堂点头颔首。

    而人皇绝壁之后,还有气机涌现。

    曹天罡身材修长,完美无瑕的面容之上,满是精致。

    他走出了人皇绝壁,他那看上去修长而单薄的肉身中,仿佛蕴含着恐怖而爆炸般的力量。

    他扫视了一眼徐秀,展颜一笑。

    果然,大家都在太虚界中有不小的突破。

    曹天罡身上的气息也很强,隐约间仿佛蕴含着恐怖的野兽一般,他修的是九龙脊,如今,似乎开启了第八个死穴。

    在太虚界内,借助黑雾果的力量,不断于生死之间找寻契机,终于是贯通了第八个死穴,让修为得到了飞越。

    如今的曹天罡,甚至可以和九境顶级强者一较高下。

    裴同嗣,赵鞅,孙红猿

    一道道身影自人皇绝壁后回归。

    曾经的他们,毅然决然的踏足其中,为了变强而不顾一切。

    而如今,他们回归,气息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裴同嗣一身蓝衫,抱着把长刀,脸上噙着温和的笑,一如既往,但是他的气质则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赵鞅更加的凌厉,抱着冰魄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属于剑修所该有的锋锐。

    他们都顺着虚城的入口,进入了各族域界中历练,得知道神皇聚集诸族大军,攻伐人族,便纷纷归来驰援人族域界。

    谢顾堂看着一位位从人皇绝壁后的太虚界归来的人族天骄。

    苍老的布满了皱纹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笑容。

    “前辈,我等出发了。”

    众人朝着谢顾堂拱手作揖。

    他们知道,谢顾堂枯坐武碑山上,那是为了镇压武碑山中的仙皇。

    轻易不得离去。

    他们无法和谢顾堂一同出征,所以前来道别。

    谢顾堂颔首。

    静静的看着众人离去。

    在众人离去之后,武碑山猛地震颤,剧烈颤动之间,满山的桃花都簌簌抖落。

    “安静。”

    谢顾堂淡漠开口。

    虚空中,无形中有交织的规则锁链垂落。

    山体内。

    沉睡了许久的仙皇,缓缓苏醒,发出了愤怒至极的咆哮。

    醒来后的仙皇才知道,他当初被忽悠的有多惨。

    他在算计那个人族少年,而那人族少年也在算计他。

    丢了皇道古经也就罢了,连那柄古老的断剑都丢了,那可是仙皇证道的希望!

    仙皇自然恼怒不已。

    “你可知道为什么你会提前苏醒?”

    谢顾堂冷冷道。

    山腹内,仙皇怒气滚滚,挣扎开始,使得山体在动荡。

    因为人族域界人皇之力的消散,仙皇自然也感觉到了封印的松动,他若是剧烈挣扎,或许真的有机会破开封印。

    “魔皇和鬼皇陨落,神皇逼迫着魔族和鬼族的强者,用命开轰开人族域界的门户。”

    谢顾堂淡淡道。

    “诸族,当真是冷酷无情。”

    “为了覆灭我人族,先寂灭魔族和鬼族真狠啊。”

    “仙族的皇被封印在人族域界,你说仙族的下场会如何?”

    谢顾堂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山腹内,仙皇听闻之后,挣扎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后,便愈发剧烈的抖动起来。

    “神皇!安敢?!”

    仙皇怒吼。

    而谢顾堂只是淡笑。

    神皇有什么不敢的?

    谢顾堂也能猜测的到,神皇之所以如此疯狂,也许是方舟和那位女子前辈在虚空中给到了压力,魔皇和鬼皇的陨落,更加刺激了神皇。

    使得神皇不得不剑走偏锋。

    谢顾堂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真的要准备大战了。

    扫视一眼,满山的桃花,谢顾堂缓缓闭目,枯坐下来,周遭气息浮沉,隐约间有真实的规则锁链凝聚和抽击着虚空。

    他如今能做的,便是竭尽全力,镇压仙皇。

    若是人族域界内,仙皇破封

    那对于人族而言,内忧外患,必定是一场灾劫。

    老人叹息。

    只希望这场大难,人族能够坚持的度过。

    人族域界上空。

    一道又一道的破空之声响彻。

    流光漫漫,惊世气息冲霄,那是人间武道家。

    青城之上。

    杨虎持刀伫立,面对着人族域界外,那无尽的大军,以及那几乎要被攻破的域界门户。

    杨虎身躯微微颤抖,隐约间仿佛有无边的战意在蒸腾。

    尽管,杨虎知道,一旦人皇之力消散,人族域界的门户被打开,他杨虎的微薄力量,也不过是螳臂当车,但是,他依旧要战!

    天地一片静默。

    只剩下了大军整齐如一的喘息声。

    他们在直面死亡,在等待死亡。

    战死,是人族武者最终的归宿!

    虚空之外。

    神皇冷酷,下达命令,让一位又一位异族修士赴死,魔族,鬼族,乃至仙族!

    血染人族域界之外,欲要撕裂人族域界的大门!

    生死存亡,只在一瞬之间。

    人族域界之内。

    陡然有破空之声响彻。

    有爽朗的大笑之声激荡于人族山河天穹。

    “我,赵鞅,前来驰援,但求一战!”

    赵鞅握着剑,化作剑光撕裂空气而至,御剑悬空,豪气万丈!

    “裴某,前来助战。”

    裴同嗣蓝衫飞扬,握刀而立。

    “我,曹天罡,求战!”

    曹天罡修长身躯绷紧,恐怖的气血翻涌,直冲云霄,伫立天穹三百丈,眺望着人族域界之外的强者。

    “我我,徐秀。”

    “陆慈。”

    “”

    四面八方,一道道破空声炸裂。

    一股又一股熟悉却又强大的气机,迸发而起,交织在人族山河上空,像是坚实的防线。

    杨虎看的目光璀璨,热血沸腾。

    杨虎知道,这些人都去了其他危险万分的地方历练和修行。

    而如今,得知人族的危机。

    这些人族曾经的天骄,如今人族的顶梁柱,人族的希望,在生死存亡之际,尽数回归!

    人族豪杰,八方来聚。

    联袂登场!

    只为人族而战!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移魂传武,布道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移魂传武,布道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