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宫内。

    水榭亭阁。

    两名黑衣人站在石桥之上,附近灯笼的倒影,在湖面上,随着水波荡漾而摇晃。

    前面的黑衣人背着身子,等待着身后之人的回答。

    在他看来,经营数年,还未曾将一个小门派给经营到位,这已经是无能的表现了。

    “不是我不用心,实在是此门派金蝉功,跟我的体质不符,我修炼以后,内腑受伤,这些年,精力都花在压制伤势上了,不仅修为没有寸进,还身受折磨。”

    后面的黑衣人叹气道。

    “你早怎么不禀报?”

    “要是让人知道,我刚进金蝉宫没多久,就出了岔子,教中之人会怎么看我?”

    后面的黑衣人抬头道。

    “心月狐,你对别人不说,我明白,但你又何必隐瞒我?”前面黑衣人淡淡道。

    “我想着,不能给大人添麻烦。”心月狐低头道。

    “糊涂,以后,不要对我隐瞒,有事立刻就要禀报,不要担心教中之人会说些什么,我青龙名列大长老之位,在教中仅次于圣主,除了对圣主负责以外,无需害怕任何其他人。”前面黑衣人道。

    “是!”心月狐打起精神道。

    “好了,今日就谈到这里,你先回去,我去林泽城办事,办完再回来帮你看看体内伤势。”青龙抬手道。

    “大人要去办何事?要不要我从旁协助?”心月狐问道。

    “这次不需要,我会前往林泽城杨氏商行分部去看看,看看那位骆星辰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青龙的语气中带着不屑和调侃。

    ……

    等桥上的人,都已经走了。

    展静白,寇竹和桂浩思三人才从阴暗角落里走了出来。

    到了此刻,他们心里所有的侥幸都已经没有了。

    “师父”,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师父了。

    听他们的交谈。

    那位“师父”,是什么心月狐,而那名跟她交谈的男子,是青龙。

    展静白等三人沉默的往前面快速掠去。

    每人都心里沉甸甸的,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直等到他们进入水榭亭阁的石桥上,展静白才低沉着嗓音道:“钥匙就在桥身背面。”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眼眶微红。

    她早已经猜测师父可能出事了。

    但毕竟,还没有证实,而这次的实证,彻底的打散了她心里的侥幸。

    寇竹也抽动了一下鼻子。

    “师姐,你去拿钥匙,我们给你望风。”

    “好。”

    展静白言简意赅道。

    她掏出一只手爪,将一头抓住石桥的栏杆,随即,她抓着另一端的绳子,快速的离开桥面,一个翻身,手指扣住缝隙处,让身体贴在桥背面。

    这份技巧,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只有她这种武功高强精深的武者,才能做到像蜘蛛一样的动作。

    展静白将身体固定住以后,就快速的扫视了桥背面。

    她的视力极好,即使夜晚只有水面反射的点点灯笼光,依旧看清楚了桥背面。

    她找到了某处机关,手指敲击,很快一处暗格打开了一道缝隙。

    她将手指伸进去,一阵摸索。

    摸出一把钥匙,便快速的将钥匙塞进囊中。

    “师姐,找到了吗?”

    寇竹坐在上面,小声问道。

    “好了,我拿到了。”

    展静白抬手将暗格重新合起来。

    这处机关并不复杂,但藏在此处,却颇是有几分灯下黑的味道,所以,只要不是知情人,想要找到不是容易的事儿。

    “走吧。”

    展静白回到桥面上,收回飞爪,低声道。

    他们离开宗门很顺利,一路上都很沉闷。

    直到距离宗门有一段距离,确认没有人发现以后,展静白才发现,寇竹和桂浩思两人,都已经泪流满面。

    “师父没了。”

    寇竹哽咽着道。

    她很小就入了宗门,师父在她心里,跟娘亲差不多。

    桂浩思入门虽然晚一点,但当初师父对他的教诲,他时刻都铭记在心里。

    “不管师父现在还是不是活着,我们这些弟子,都要打起精神来。”

    “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们联系鱼师姐,再揭露假师父的真面目。”展静白为他们打气道。

    “师姐,我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寇竹道。

    “什么身份?”

    展静白和桂浩思都望向寇竹。

    “我听说,波斯教有四方使者,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他们麾下有二十八星宿,那位青龙可能就是波斯教的青龙使,那个假师父应该就是青龙麾下的心月狐。”寇竹道。

    三人当中,寇竹看的杂书最多,很多天南地北的一些江湖事,她都了解。

    而展静白和桂浩思,他们平时的精力都放在练武上了,对很多江湖事,都不甚了解。

    “原来如此。”

    “既然他们确实是波斯教的人,我们事不宜迟,要早点赶往林泽城了。”

    展静白估摸着,自己三人做的事,到不了明天,就可能被人发现了。

    既然如此,那就早点动身,不能耽搁时间。

    ……

    骆星辰等人正在休息,忽然,远处一道身影飞掠而来。

    墨安白落在众人的身前。

    “情况怎样?”骆星辰问道。

    “探明了一些情况。”

    随后,墨安白就将自己潜入金蝉宫以后的遭遇,从头到尾的说清楚。

    说罢以后,众人就发现,背靠着大树的鱼又蓝,眼眶里已经溢满了泪水。

    “原来,这些年,那个人早就不是以前的师父,怪不得……”

    鱼又蓝心中的谜团消散了。

    师父将她视作自己的女儿,自来都对她极好,又怎会对她下达绝杀令呢!

    “你的师弟师妹,想要去林泽城找你,现在该怎么对待他们?你来拿主意。”

    骆星辰望着鱼又蓝道。

    “好,我去见他们。”

    鱼又蓝点头。

    这是她的责任,她躲避不掉的。

    而且,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了。

    之前,她不敢跟他们见面,不仅因为担心害了他们,也从心里有了一丝不信任。

    自以为不会出卖她的韦林,结果,还是出卖了她。

    那么,其他人呢?平时关系再好,到了关键时候,当真可以算数吗?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