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尚悠秾,不知尚梦蝶与你如何称呼?”

    还未等秦凤鸣开口答言,海鳌老祖眉毛一挑,口中突然开口道。

    听到此言,尚悠秾目光立即看向了海鳌老祖,目光闪动,突然脸色一震,口中急声道:“你是那名当初在万英宗险地,从素心圣主手中解救出尚梦蝶之人?”

    尚悠秾没有回答海鳌老祖疑问,而是反问出声道。

    二人两问,虽然没有答案,但无疑都从对方话语之中,判断出了自己问言所要知晓的意思。

    “解救谈不上,当时老夫正被一头蛮荒异兽追遁,正好碰到了素心圣主与尚梦蝶两人,为了活命,只能将那异兽引到了素心圣主所在。”

    海鳌老祖沉声开口,稍微解释道。

    短短两言,秦凤鸣与四周众人都已经能够猜到当时的一些情形。海鳌老祖曾经被一头蛮荒凶兽追遁,而尚梦蝶应该也是正被素心圣主追击,两方相遇下,海鳌老祖与尚梦蝶正好都活命了下来。

    其实情具体是否如何,自然无法判断。说不定海鳌老祖正是发现了素心圣主追击尚梦蝶,这才引异兽拦截了素心圣主。

    “尚梦蝶乃是尚某的堂姐,如果没有道友出手救助,那一次家姐势必已经被素心圣主擒拿了。并且多亏道友赠与的一株羯心草,家姐才稳定了伤势。”

    尚悠秾冲海鳌老祖一抱拳,口中语气变得很是客气道。

    “尚仙子无事,也是她福泽深厚。”海鳌抱拳,并不邀功。

    “海道友过谦了,家姐回返家族,对道友很是感念,只可惜不知道友出身,未能寻到道友踪迹。在下不才,代家姐邀请海道友,如果道友有闲暇,或是正好路经疾鹰山,请到家中一叙,到时尚家族人定当隆重迎接道友。”

    尚悠秾目光闪动,客气邀请道。

    “好说,如果得闲,定当拜访道友。”海鳌老祖同样客气道。

    虽然二人对答没有说出当时详细情形,但从二人话语之中,秦凤鸣也非常肯定,当时尚梦蝶状态一定并不乐观。

    如果没有海鳌引异兽前去,尚梦蝶肯定会被素心圣主擒拿或是灭杀的。

    二人没有提及尚梦蝶修为,但秦凤鸣感觉应该不是大乘,很可能是一名玄主顶峰存在。

    一名圣主要擒拿一名玄主顶峰修士,这其中自然不会没有原因。只是两人好像非常默契,只是提及了一下素心圣主,便不再分说其中原因分毫了。

    “秦道友,海某在九墟山东南十万里处的山峦之地等候道友,道友处理完此地之事,请前去。”海鳌没有再多言,目光一闪看向秦凤鸣,开口道。

    话语说出,一枚传音符送到了秦凤鸣面前。

    身形一转,没有再多言,就此带着六煞向着远处飞遁而去了。

    秦凤鸣点点头,看着远处而去的七人,脸上淡淡笑意慢慢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意显现。

    在赤妖老祖布置的禁制中,秦凤鸣确实对王动体内探查了一番。

    那股浩大神魂能量迸发,正是引动了王动体内暗藏的恐怖封印之过。不过秦凤鸣并没有完全将之触发,在触碰前,他已经布置下了种种手段。

    虽然没有完全触发,但那封印所显现出的恐怖,还是差点让秦凤鸣坠入其中。

    好在他神魂足够强大,瞬间挣脱了气息封困。

    他没有完全触发那封印,但解除了王动识海之中的一团记忆封印。知晓了一些海彝圣祖之事。

    海彝圣祖,乃是真鬼界早就谣传陨落的一位大乘。

    秦凤鸣并不知海彝圣祖,也正是从王动的封印记忆,他才知晓了这位早已不在真鬼界现身的海族大乘。

    海彝圣祖没有陨落,但确实不能在修仙界走动,具体是如何一种情形,王动记忆之中并没有详细说明。不过王动六人体内却都有海彝圣祖的一缕分魂。

    而海鳌老祖之所以会以玄主顶峰之境,护道王动六人,也正是因为六煞体内的海彝圣祖分魂之过。

    那六道分魂,绝对不是海彝圣祖为了护卫王动六人而设置的。

    如果秦凤鸣料想不错,那六道分魂存于六煞体内,只是为了养魂之用。

    鬼道之术玄奇邪性,往往匪夷所思,出人意料。随着修为提升,秦凤鸣已经见到过了不少大能借助各种奇异术法手段让自身灵识长存。

    在人界之时,遇到的阴罗圣主分魂分身,就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培养灵识绵续的手段。像杳惜仙子将自己分魂炼制成器灵,同样是一种长存之法。

    后来见到的夏玉琦的转世之法,同样是一种延续己身的手段。还有道衍老祖的诡异之术,以及天外魔域之中的帝尊分身,可以说都是大能修士为了能够延续寿元做的种种手段安排。

    海彝圣祖将自己分魂寄养在王动六人体内,虽然不知是何种术法,但秦凤鸣判断,也应该是一种活命的手段。

    而他之所以要去见海彝圣祖,其实并不是他主动的,而是因为须弥空间之中的连泰清之过。

    在秦凤鸣引动王动体内禁制,浩大神魂能量臌胀之时,连泰清突然传音,要见见这位气息散发之人。连泰清要见的,自然就是海彝圣祖。

    具体因何要见,连泰清并没有详细言说。

    不过秦凤鸣心中急转,立即答应了连泰清之言。这非是他愿意相助连泰清,而是因为海彝圣祖绝对算得上一位顶尖大乘。

    王动被封印的记忆之中,有一段记忆,是有关海彝圣祖与十殿圣主交往的记忆。只是那记忆缺失不全,并不明确详尽,不知交往是好事还是争斗过。但只是这一点,就足可让秦凤鸣去见见这位海族大乘。

    如果能够相帮海彝圣祖,那对他真鬼界之行,说不定大有好处。

    秦凤鸣心中也多有忌惮,深入黑湖海域海族之中,未必不会有危险。

    如果海族为了保有海彝圣祖的秘密,是否会对他行灭杀之举,这是他必需要谨慎对待的事。

    看着海鳌老祖七人消失不见,秦凤鸣这才转头看向尚悠秾,脸色已然恢复平静,道:“尚道友,想来你已经从孟赫口中知晓秦某之事,不知道友打算如何?”

    秦凤鸣没有责备孟赫,孟赫只是一名鬼主修士,在一名玄阶顶峰面前,他哪里敢有丝毫的隐瞒。

    秦凤鸣也根本没有打算让孟赫隐瞒什么,那么多一流宗门与家族都得罪了,哪里还未惧怕没有根基的妙箐圣主派遣来的修士。

    当然,如果真的有一位大乘现身,秦凤鸣也会酌情应对的。

    “道友勿要多心,尚某没有要寻道友麻烦之意。尚某只是听闻道友身有许多丹药,料想道友应该是一位丹道造诣极高存在,故此想请教道友的丹道达到了何种等级进境。”

    尚悠秾冲秦凤鸣一抱拳,非常客气道。

    秦凤鸣微是诧异,对尚悠秾口中的丹道等级进境,一时没有弄明,不知如何回答。

    非常明显,真鬼界对丹师应该有一种等级划分,只是秦凤鸣没有弄明具体。

    没有太过迟疑,秦凤鸣立即开口道:“炼制一般的玄阶丹药,秦某自认能够胜任,道友难道有丹药需要炼制?”

    “道友能够炼制玄阶丹药,那就是丹宗等级了。道友这一次参加九墟山云荥空间,难道是想在九墟山参悟大乘等级丹方,冲击丹君等级吗?”

    尚悠秾没有如何表情变化,微微点头,开口继续道。

    “道友所言倒也正确,秦某正是打算进入九墟山参悟丹方的。”秦凤鸣没有迟疑,确认了尚悠秾之言。

    对于尚悠秾这一言语,秦凤鸣立即有所判断,真鬼界对丹道修士是有明确划分的,能够炼制玄阶丹药,应该是丹宗一级,而能够炼制大乘之境的丹药,则是丹君等级。

    九墟山作为丹道立世的超级宗门,自然是有大乘之境丹药丹方的。

    看来尚悠秾是将秦凤鸣当成了来九墟山冲击丹君等级之人了。

    不管如何,秦凤鸣确实是打算进入九墟山的丹香阁,参悟里面的古老丹方,这点并没有与尚悠秾判断有太大不同。

    “如果道友有此意,尚某打算与道友做一交易,不知道友想听上一听吗?”

    听闻秦凤鸣之言,尚悠秾立即开口,说出了一句更让秦凤鸣心中一动的言语。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百炼飞升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虚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虚眞并收藏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