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这个时候先是走进一个小小的山谷,穿过一片迷雾,走的是什么样子的一条路,反正有一些符文闪动,看上去很高大上的样子。

    这条路的几乎把周师兄给绕晕了,20分钟之后,等到烟雾消散,周师兄看到了一个血色的天空笼罩的世界。

    当下他十分的好奇的说:“这里就是北邙山的遗迹内部吗?”

    叶明点点头说没有错,这里就是北罗山古战场的遗迹上面红色的云彩,都是当年战斗之后留下的鲜血染成的云彩。

    因此可以想象到,当时的那场战争是如何的惨烈。”

    两个人走了不到500米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尸。

    惨烈无比的景象,少了个胳膊两条腿儿。

    不见有什么鲜血,而伤口像是被锋利的牙齿咬断的痕迹。

    可以想象的到,这个人死的时候,是极度的痛苦,脸上都变得扭曲起来。

    这种事情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非常的常见,因此叶明,对这个事情有些习以为常的,并没有感觉到惊讶。

    觉醒者就是如此,你不杀人,别人杀你,能够活下来的都是强者。

    不然的话,就是只有成为强者的垫脚石。

    丛林法则,在觉醒者之中,尽情的演绎着。

    周师兄皱着眉头,战战兢兢的说:“、这个人,这个人好像我认识,没有错这是武家的叫什么来着?武家的一个天才叫做武斌,他也是这一次跟着来的一个觉醒者之一,来北邙山遗迹寻找机缘的。

    没有想到,刚刚的进入这里,就被杀掉了看起来像是被老虎一样的猛兽给咬死的。

    不对呀,怎么家伙怎么那么不厚道呀?

    他们告诉我,等到被茅山全部爆发之后,才能够进来的,但是看这情况,他们已经提前进来了。

    如果我还在傻乎乎的等在外面的话,那这个遗迹里面的一些机缘就会和我错过了。”

    叶明一边走一边笑呵呵的嘲讽他说:“傻小子!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你以为呢?

    觉醒者之间,就是如此,你信那是因为你自己傻?

    他们都能够提前进来,却没有告诉你,自然是没有把你当成一伙子人。

    要不就是,把你当成了垫脚石,别在这傻愣着了,我们进入第一关吧。”

    这第一关,不管是在寻找机缘的,还是要闯关的,都是要走过去的。

    走不过去的话,应该是得到机缘的资格都没有。【】

    周师兄脑子有些浑浑噩噩,就这样的被算计了,扎心呀,非常的扎心,他到现在都是想不明白,那些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家伙,甩开了自己来找机缘。

    而叶明没说的那么直白,把他的人生观给彻底的打碎了。

    叶明这个时候带着周师兄、走到了一个峡谷边上。

    这个峡谷上的有一道索桥,四根铁锁链形成了索桥。

    长长的索桥悄悄伸入云雾之中,不知终点、

    但是他这个索桥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桥上没有板子,也就是说桥身是空的。

    桥中间脚下就是一片烟云,深不见谷底带着一种肃杀的气息。

    烟云之中传来的阵阵杀气,能感觉到,这绝对不是一个善地、

    周兴看着这个铁索桥说,叶前辈,这地方怎么过?”

    叶明皱皱眉头说:“很显然这是符桥,这个桥是符文形成了一座桥,桥上的每一个锁链,都代表一种符文。

    如果我们想要过去的话,必须解开符文然后解开一个,你的脚下会出现一个符文凝结成的落脚点。

    你只有真正的破解了每一个落脚点的话,那才能通过符桥,进入的对岸,这个时候才有资格去争夺那个所谓的机缘。”

    周师兄看了这个符桥之后有些心惊胆战的说:“这样长的一个符桥,那要走到什么时候?如果写错了呢?我是说,如果走到半道上,我错了一个符文的话,那不会掉下去吧?”

    叶明摇摇头说:“遗迹哪有那么不讲理的人,但是呢,这个地方是写错三个符文,就会真正的掉下去。

    当然掉下去之后,你不会真正的死亡,虽然掉下去之后,依然会被摔死,而且你肯定会经历一个身临其境的过程,就像真的被摔死一样。

    但是,在你被摔死之后,你会被传送出去,也就是说你和北王山的这个遗迹里面的机缘就会彻底的无缘了。

    你的那帮朋友真tm不厚道,他们应该有答案。带个答案过去了。

    没有等你,那意思就是说我们不想让你得到机缘,看来你在你的朋友之中地位不算是非常的高啊。

    周志雄有些无奈的说:“因为潜力比较小,平时他们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不怎么带着我玩儿。

    这一次也是一样,我已经习惯了。

    这种符桥后,居然能有答案,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叶明笑呵呵的说:“这当然是有答案了,都是历代的前辈总结出来的,当然那些答案未必都一定是正确的。

    但是却是一个参考,其实真正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但是计算的方法却是一样的。

    如果是说掌握了答案的话,加上其他的方法,那么通过符桥还是比较容易的。

    毕竟这只是第一关,只是一个初步的筛选过程,没有做到一定要把我们这些人给赶尽杀绝、

    毕竟这里不过是一个试炼场地,而不是一个杀人之地。”

    周师兄突然福至心灵:“叶前辈你有答案吗?”叶明点点头,信心百倍的说:“一个小小的符桥而已,没有任何的难度,你想去的话跟着我过去吧。”

    叶明走上符桥,闪在他的眼前的,是一个虚空的屏幕。

    而叶明伸出手来,在屏幕之上,花了一道奇怪的符号。

    闪过一道白光,在叶明的脚下出现了,一个落脚点。

    叶明一步步的走向山谷的深处,每走一步,也是轻描淡写的在屏幕之上,画下一个符号,轻松自如,飘飘若仙。

    十分的洒脱周师兄简直就惊呆了!

    跟在后面看到用如此轻松的,就踏上了符桥,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开始下手写。

    而且每次都非常的正确,及时的有一个落脚点出现在叶明的脚下,就好像一年在这里已经复习了千百遍一般。

    叶明此刻手指落处,如同流星划破天际,迅捷无比,一道道虚空屏幕飞快的闪现,然后在叶明手下迅速的被破解,不到两分钟,叶明便是带着周师兄走到了对岸,而对岸却是一片广阔的草原。

    周师兄却是瞪大了眼睛指着前面说:“叶前辈,你看,在前面,就是上官燕他们,不对啊,为什么只有上官燕一个人啊,该不会上官燕也是被抛弃了吧?”

    本来周师兄应该是和上官燕他们一起来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原因,资质不好或者什么,反正0周师兄并不是很合群,没有被带过来。

    此刻周师兄可是有些恼火的,大家一起说好的过来寻找你机缘,你们自己跑过来把我给扔下了,这个算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啊?

    因此,周师兄赶过来说:“上官燕,你们这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啊,该不会那帮混蛋把你给扔在这里、、、、。不对啊,你怎么样受伤了,其他的人呢?”

    此刻上官燕目光有些呆滞,好像是hi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一动不动的看向前方,好向是发现了大恐怖。

    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上官燕这才回过神来说:“周师兄,你居然是过来了,我们没有带你来,那是因为你修为太低了,带着你就是一个累赘啊。但是就算是这样子,你看看武家的人,夏家的人,统统都死光了,跟着我一起来的我们上官家的人也是死光了。”

    这下让周师兄大吃一惊啊:“都死光了,那么快啊,你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东西啊。”

    上官燕脸上闪现出来一种恐怖的情绪,目光有些冰冷,很是无奈的说:“那是青狼,漫山遍野的青狼,要在这狼群里面杀掉五百头,然后找机会干掉狼王,这才能够通过这一关。剩下的人都死了,只有我侥幸的逃回来了。”

    就在这时候,上官燕才算是转过身来,发现了叶明之后,眼中却也是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又看了一眼周师兄,上官燕才恍然大悟说:“原来周师兄是跟着你来的啊,我说,就像是周师兄这样子的一个水平的话,那在这个时候,他自己根本闯不过来的。

    叶明,也许你疏偶读事情是真的,这个北邙山的遗迹就是一个陷阱啊。”

    其实叶明提醒他的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上官燕对这种提醒不怎么样的相信,但是现在看到了叶明之后,她真的是相信了这样子的一个遗迹里面是有问题的,可能真的是一个阴谋。

    叶明摇摇头说:“这个遗迹本身其实不算是一个阴谋,因为这个遗迹其实相对的是针对另外的一个世界的人来开放的,你们也看到了,这里面的考验的方法都是另外的一个世界的一些方法。现在你自己说说看,如果让我们去通过这个考核,那就是很困难了。只是说这个遗迹和我们这个世界的北邙山重合,因此,我们才会有机会进来的。

    但是,这个北邙山遗迹却是被人给利用了,有人想要达到一定的目的,寻找遗迹里面深处一些秘密。因此,需要有人血祭,用来触动北邙山遗迹里面的一些东西。”

    上官燕皱皱眉头说:“血祭,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世界还真的有血祭这个事情发生吗?”

    叶明点点头说:“所谓的血祭其实就是基因对比,这北邙山是上古的一个战场,有一些东西深埋在这里,必须要用我们华夏的血脉才能够打开基因锁的,这就是所谓的血祭。另外的一个世界的人,虽然也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血祭需要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的鲜血,那么另外的世界的人不敢在自己的世界公然这样子的做,因此,就把目光给放在了我们这边来了。”

    上官燕和周师兄倒吸了一口凉气,血祭啊,为了打开基因锁,居然是要用血祭这种残忍的手段?

    这个时候,上官燕有些不高兴的说:“你知道这种消息,为什么不说清楚啊,不然的话,也是不会那么多人牺牲在这里了。死了,跟着来的人都死了,这让我怎么样的对拍客团,还有那些死去的人的家长交代啊?”

    叶明却是十分的坦然的说:“我警告过你们这个事情是有问题的,但是你们有什么人会听我的警告啊,而且,我不只是说一次的去警告你们这个事情有问题。

    至于说为什么我在外面不说,那是因为我在外面也是不知道那帮人会用什么样子的手段,我以为他们是会针对界船里面的人呢,因此,我重点关注的是界船里面的情况。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这样子的一个时候,你们闯进来了。

    你说当时我自己都不确定,我怎么样的说啊,说了你们更不相信了。因此,我没有办法说,现在,看到了你和你的伙伴的遭遇,我终于知道了,那帮人是真的用血祭这种手段,如果我猜想的没有错,那么符桥上面,你们也是死了不止一个人是不是?”

    上官燕这下是不说什么了,叶明确实是提醒过他们,而且不只是一次的提醒界船的问题,只是说她和拍客团的领导不怎么样的重视这个事情,最后才会在成这样子的一个后果的。

    上官燕沮丧的说:“符桥不过是掉下去两三个,但是在这里,除了我之外,全部死光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的回去向大家交代。”

    叶明笑呵呵的说:“只是说机缘没有得到而已,因此,这是士必要对任何的人交代,你放心,这是北邙山的遗迹,在这里面死掉的话,虽然也是会体会到死亡的全部的过程,承受死亡的痛苦,但是,这些人不会真正的死亡,他们会被送到出口那里,等着北邙山遗迹结束就能够除去了。”

    这个消息,对上官燕来讲,如同天籁一般,没有死,这比任何的消息都更加的重要。

    至于说机缘什么的,见鬼去吧?现在上官燕相信,叶明说这里是另外的一个世界的模式,见鬼去吧,早知道这样选拔来人的时候就不带那么多了。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娱乐帝国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宝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哥并收藏娱乐帝国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