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大坤的父亲曾经是南韩首相。

    而他自己也足够出色,很多人都认为,韩大坤有着继任首相的能力。

    最关键的是,这个韩大坤曾经被誉为百年来南韩武学的最强天才。

    也恰恰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出色了,所以遭人嫉恨,给韩大坤和他的父亲接连下套。

    到后来,父亲被审判,灰溜溜下台,被判处无期徒刑,而韩大坤也销声匿迹,仿若人间蒸发。

    而这一次,他已然出现在了黑暗之城,这个南韩百年来的最强天才,终于要再一次地把他的超级天赋给展现出来了!

    苏锐立在空旷的街道之,微微仰着头,哪怕相隔老远,他的眼眸之中也已经锁定了月魔的影子了。

    后者似乎也在远远俯视着他。

    “什么玩意儿,恶魔之门到处都是装逼货。”苏锐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那扇门里的恶棍们,都是有足够的资本来装逼的。

    韩大坤和伊摩苏达跃下高楼,不仅毫发无伤,反而下方的地面还被震碎了一大片。

    这二人并肩朝着苏锐走过来,韩大坤一边走着,还一边说道:“我先出手,我会直接用镰刀割断他的脑袋。”

    “别自大,毕竟他是神王。”伊摩苏达倒是非常冷静,这一点殊为难得,“你打主攻,我会趁机从侧翼出手的。”

    韩大坤看了一眼他的金刚降魔杵:“很难想象,这种杀伤性的武器会出现在佛门之中,我想,大善即大恶,对不对?”

    “如果你这句话被海德尔的那些和尚们听到,少不得要说你颇有慧根,和佛门缘分极深了。”伊摩苏达嘲讽地笑了笑:“但是,我并不是佛门中人,无论大善或大恶,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苏锐的面前了。

    “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苏锐看着伊摩苏达和韩大坤,微微一笑。

    他看起来丝毫不慌乱。

    然而,韩大坤和伊摩苏达并不知道的是,此刻,苏锐的脑海里面,已经开始自动浮现出某些关键性的资料了。

    “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自我介绍的?”韩大坤用他那无神的眼睛看着苏锐,呵呵冷笑:“待我屠了这座城,再让南韩血流成河。”

    听了这句话,苏锐微微一笑,随后,他转向了伊摩苏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手里的武器,就是海德尔佛门遗失多年的至宝,降魔双杵?”

    伊摩苏达低头看了看降魔杵那锋利的尖端,又看了看顶端的金色佛像,摇了摇头:“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会死在这降魔杵之下。”

    “那就来吧。”苏锐淡淡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缓缓地把双刀从后背抽了出来。

    其实,这个时候苏锐的身是穿了高科技防护服的,并且在防护服外面的关键位置还穿戴了镭金轻甲,虽然防御力比不之前马尔基尼奥斯他们穿戴的厚重全甲,但是灵活属性却大大增强。

    不过,可惜的是,这轻甲并没有办法通电,否则的话,苏锐的速度和

    爆发力恐怕还会得到进一步的增幅。

    月魔远远看着此景,随后抬起手腕,对着手所佩戴的通讯器说道:“没有找到平民,所以,我直接来杀神王了。”

    的确,贺天涯给月魔的命令是,直接屠杀掉这城市里的所有民众,但是,当月魔来到这里的时候,天神们正在激战之中,大街几乎不见人影,似乎已经直接变成了一座鬼城。

    “哇哦,这可真是太惊喜了,不是吗?”贺天涯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不是对月魔的做法很满意:“不过,月魔大人,你解决掉那位神王,需要多久呢?”

    没等月魔回答,贺天涯又轻声地补充了一句:“我父亲的追悼会,已经结束了。”

    “十五分钟后,众神之王陨落,黑暗世界沦陷。”

    月魔面无表情地说完,便直接关闭了通讯器。

    十五分钟!

    …………

    而通讯器那端,贺天涯正搂着穆兰,说道:“有点冷,搂着你能暖和一点。”

    穆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贺天涯的小动作,而是说道:“黑暗之城里为什么没有平民?”

    在她看来,隧道已经被堵了,黑暗世界的人应该无法撤离才是。

    “很简单的道理,因为都被转移了。”贺天涯笑了笑,眼睛里面意味深长,“他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可这个世界,又怎么会有不透风的墙呢?”

    “什么意思?”穆兰问向身边的男人:“你在黑暗之城里还有暗子?”

    “当然,况且,这么大规模的转移,又怎么能瞒过所有人?”贺天涯慢悠悠地说道:“纵使黑暗世界的手机信号波段已经被屏蔽了,可是,想要联系外界,并不一定需要用手机的。”

    说话间,贺天涯用手在穆兰的腰间轻轻捏了一下:“你这腹肌太硬了,我喜欢有肉感的女人……哦不,你该肉感的地方,还是挺肉感的。”

    穆兰面无表情:“也就是说,阿波罗快死了?”

    “应该是吧。”贺天涯摇了摇头:“我算来算去,也没想出来他还能找到什么高手,而我们这边的……全是人类顶尖武力。”

    “会不会出意外?”

    “别忘了,路易十四和莫卡监狱长两人共同的老师,也站在我们身后。”贺天涯说着,笑了起来。

    “他是站在博涅夫身后的。”穆兰面无表情地纠正道。

    贺天涯没好气的看了穆兰一眼,随后眸光阴沉地笑了起来:“这不重要,我虽然是一把刀,但是,想要牢牢握住我的刀把儿可不容易,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割伤了呢。”

    “你在提防着博涅夫?”穆兰看似稍稍有点意外,毕竟,现在和黑暗世界的一战还没结束呢,她没想到,贺天涯竟然能考虑的那么长远。

    “当然,我提防任何人。”贺天涯搂着穆兰,笑了笑,在她的脸亲了一口:“除了你,我的宝贝儿。”

    …………

    此刻,苏锐和韩大坤已经交手了。

    至于老王子伊摩苏达,则是手握金刚降魔杵,静静地站在一旁,无声

    地看着战斗,他的眼睛里面把战场间的一切细节都捕捉地很清晰。

    韩大坤的两把镰刀确实很难缠,和苏锐的双刀碰撞间,火星四溅,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防御不错,但是,仅此而已了。”韩大坤的镰刀陡然加速,突破了苏锐双刀的防守,在他的小腹间劈过。

    呲啦!

    苏锐的衣服破了,但是,由于里面有镭金护甲和高科技防护服,所以,本身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而趁此机会,欧罗巴之刃已经在韩大坤的肩膀之划出了一道血痕了!

    韩大坤吃痛,表情之也有点愕然,似乎没想到,自己命中苏锐之后,对方不仅毫发无伤,反而还能反过来伤了他!

    “该死,你这是什么衣服!”韩大坤压根没想到,自己这无坚不摧的双镰,竟然伤不到苏锐!

    毕竟,哪怕面对一块石头,他也能随手将之割为两半,并且切口光滑如镜面!

    “给我去死!”韩大坤低吼了一声,然后继续朝着苏锐猛扑了过去,双镰已经如同旋风一般,让人根本看不出影迹来了!

    苏锐此刻反而前所未有地平心静气,他的眼睛精准无比地捕捉着韩大坤的双镰轨迹,沉着冷静地做出应对。

    其实,韩大坤此时的实力,是在苏锐之的,无论攻击速度还是爆发力,皆是如此,不过,苏锐的刀法也已经越发精湛,双刀配合起来默契无间,导致韩大坤鲜少能攻破苏锐的防守。

    能和一名恶魔之门的顶尖高手战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是在没有迈出最后一步的情况下,苏锐其实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看来,那一次海德尔之行,对苏锐的提升还是不小的。

    就在这时候,韩大坤的攻击力量猛然间爆发,而苏锐也是直接来了一记烈阳当空——硬碰硬!

    双方的身形已经被灿烈的刀芒所笼罩,让人看不清楚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秒钟之后,苏锐率先从刀芒之中退出来,往后踉跄地退了十几步。

    韩大坤只是后退了两步而已,喘着粗气,看起来非常疲惫,身的那件蓝白囚服,已经多了不少的血痕。

    尤其是他的右肩处,伤口深可见骨!

    刚刚苏锐爆发出来的烈阳当空,成功地突破了韩大坤的双镰防守,无尘刀毫无花哨地斩在了对方的肩头!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现在韩大坤的两把镰刀,已经出现了不少的小豁口了!

    毕竟,这镰刀的坚硬度,绝对无法和镭金材料相提并论!

    苏锐好不容易才停下了脚步,体内气血激荡翻涌,无法遏制,直接一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看似苏锐处于弱势,可是实际,他已经发挥出了最佳的战斗状态了!

    能够被恶魔之门关进去的,无一不是超越金字塔顶端的高手!

    而伊摩苏达则是冷冷一笑,说道:“韩大坤,你的双镰已经废了,接下来,看我的了。”

    话音未落,伊摩苏达的身形已经从韩大坤的身边陡然掠过,瞬间就出现在了苏锐的身前!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最强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烈焰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焰滔滔并收藏最强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