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泉在十几年前就坐过老卢的超巨型云气箭,而且上一次也是带着老卢一起的,但上一次,因为天地精气的问题,这超巨型云气箭在半空中解体,沈泉和老卢从近千米的高度摔了下来。

    当初这俩人也都正处于年轻力壮的时候,所以沈泉靠着极限操作,比方说天人合一啊,操控大气啊,老卢二次使用爆裂箭啊,总之两人并没有被摔死。

    可那次也将这两个家伙整的够呛,所以之后老卢也没再乘坐过自己的超大云气箭,毕竟这玩意儿并不好乘坐。

    别的不说,光是凝练云气箭就需要抽调地方城池的云气,而且出手的那一瞬间速度,超大云气箭的速度非常的离谱,也就沈泉靠着丹阳最终极的天人合一状态,附加某种概念性的能力,才能在超大云气箭飞出去的瞬间,带着老卢直接落到云气箭上面。

    这些能力都属于非常珍惜的能力,最简单的一点,沈泉抓着老卢上云气箭时所爆发出来的速度,并不会比黄滔慢多少,哪怕不能长时间维持,可这种恐怖的速度,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上了云气箭之后,剩下的就是如何在超音速激波下保证自身不被风压碾碎,毕竟飞机上挂票的那些倒霉孩子,直接被天空之中的高寒气流搅碎可不是说笑的。

    这俩人上去可没有任何的保护,所以体魄必须要强大,没有足够的体魄,上去了,也下不来。

    沈泉作为步兵教头,这一方面自然是不用说,身强力壮,天人合一模式压制大气流动,制造一层凝固层站在老卢面前硬顶就是了,但剩下的部分老卢得靠自己,所以这么一路飞过来......

    总之老卢被沈泉从光矛上踹下来的时候,带着惨叫,作为一个弓箭手,他真的不适合这种降落的方式,尤其是从光矛上跳下来的时候,带着惯性,直接是超音速横向飞翔,老卢是真的顶不住。

    所以在带着弧线往下落的时候,老卢的惨叫那叫一个传遍四方。

    反倒是沈泉非常潇洒的一个下跳,然后开启丹阳终极模式,以和**差不多的方式在空中进行几段加速,成功后发先至,拽着老卢从天空以高速冲到了地面上。

    在**的那一瞬间,方圆十多米的位置都猛地凹下去了一寸,周围的士卒都感受到了那种冲击,但却并没有砸出陨石坑,不少的老兵看着这一幕,心下都颇有感慨,什么叫做于平凡之下的恐怖。

    光这一手,就意味着从空中落下来的这位,基本不吃任何的重武器打击,这一手卸力,非常的离谱。

    老卢被沈泉提着,整个人都有些蔫吧,但好歹还记着自己的任务,引动超大云气箭之中的意志,使之空爆,做完之后,老卢彻底蔫吧了。

    毕竟六十岁的人了,被这么玩一次,还能活着已经算是不错了。

    “卢老哥,起来了,看这不是安全到达了吗?”沈泉笑着说道,将卢宽扶了起来,卢宽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看了看自己身上厚实的冬衣和棉被,上面还带着一些白色的冰碴子。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坐我的超大云气箭了,以后你们要挂载,千万不要带我,我顶不住你们这么玩。”老卢有些**的说道,坐过他的超大云气箭的人很少,但敢坐的都是强者。

    可老卢自己在选择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坐这个的,不过话说回来,老卢其实不靠其他人也是没办法坐在云气箭上面的,沈泉也就靠着那一手瞬间加速,才能在云气箭出手的瞬间,登上这件载具。

    这个时候,不少的老兵已经从营地里面跑出来围观沈泉和老卢了,因为这俩人到来的方式太离谱了,原来超大云气箭还能当载具用啊,这是真的长见识了,开眼了,开眼了。

    “这不是老卢哥吗?”张仲这个时候真的是带着震惊的目光看着卢宽,卢宽算是他当年在长水时的教头,虽说原本不是卢宽教的,卢宽只是旁听生,可架不住当时那个长水的教官教个啥东西,卢宽都学会了,而且举一反三,只有几天长水教官便让卢宽给顶了。

    再加上张仲也属于学的不太好的那些新兵,就跟张岳对王茂而言一样,以至于作为教官的前辈本身就能认识,再加上张仲后来熬出头也成为了豫州的弓箭手教头,虽说发展方向不太一样,但实力是实打实的,而卢宽作为徐州的总瓢把子,基本上年年都能见到。

    毕竟豫州和徐州联合兵役的时候并不少,所以张仲和卢宽其实挺熟,实际上不仅仅是张仲和卢宽熟,这地方但凡是长水,丹阳出身的老兵,以及青徐豫州出身的老兵都和老卢挺熟的。

    因为老卢的人品好,但凡是有人愿意和他学弓箭,他都会教,没有什么敝扫自珍的想法,所以不少这几个地方的精锐老兵在兵役的时候都去跟老卢学过射箭。

    当然这些人不是为了学射箭,更多的是为了学会在面对顶级弓箭手的时候,能不被第一发打死。

    没错,这就是很多顶尖老兵尴尬的地方,他们的实力只要近身,就算是老卢这个级别,他们也能击杀,但真打起来,可能第一发老卢就将他们弄死了,所以不少老兵都会去学如何对抗第一发箭矢。

    “张仲啊,抱歉来迟了,我和沈老弟去东海钓鱼了,结果今天回广陵才收到消息说是玄德公征兵,赶紧跑了过来。”老卢和张仲也挺熟的,虽说几十年前教对方射箭的时候,能将老卢气死,但不管怎么说,张仲也算是走出自己路的家伙,眼见对**呼,便开口解释道。

    “今天在广陵收到消息啊。”张仲沉默了一会儿,“您也真不容易,我看我也得想办法开发个这种载具了,否则真有事的时候,说不定赶不上,这玩意儿应该完全无视压制和拦击吧。”

    “建议你别在这一方面浪费精力,要不是沈泉这个家伙带着我,我一个人乘坐,恐怕在空中我就解体了。”老卢调整了一会儿,开始脱棉被和外套,这边的气候非常暖和,就这么一会儿,老卢已经不冷了,就是有些因为暖和而流鼻涕的意思。

    “老卢哥和沈头也来了啊,我们都以为你们来不了了。”徐州的老兵很快就围了过来,他们是零零散散汇聚过来的,没办法,本来应该带着他们一起来的教官去钓鱼了,而且还失联了。

    所以徐州的老兵是自个来的,在当前这个团队里面,很有些弱小的意思,毕竟他们缺那种强大的老兵做头领,现在他们的教官可算是来了,瞬间他们徐州老兵也站起来了。

    “那个叫沈泉的,好像是丹阳的教头。”赵真毕竟是兖州人,所以多多少少对于隔壁徐州还是有点了解的,“他没有什么熔炼,就是在极致丹阳的路线上,迈出了最后一步,也就所谓的天地协力,和他动手的话,周围就相当于和他周围十几步的环境一起战斗。”

    “怪不得能在空中进行几段的借力,落下来还能完成那么惊人的卸力,原来是这样吗?”江广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战意。

    天魔解体之下的江广,除了孙二撕不动,黄滔撕不到,其他的老兵江广都能手撕,像沈泉这种极其稀有的在极致丹阳上迈出最后一步的强者,江广非常的有兴趣,他和孙二不一样,他就喜欢战斗。

    实际上江广和**都算是被自己的天赋操控过的倒霉老兵,只不过**是一点点的收拢了这种欲望,最后回归了正常,而江广是放纵发泄这种欲望,以好战之心去挑战几乎一切的对手。

    只不过以前有老婆约束,人在中原,也就是打点猛兽啊什么的,现在进了军营,江广已经开始释放自己好战之心了。

    但凡是这军营能打的,江广都打了一遍,常态顶不住就是天魔解体,天魔解体顶不住就自适应开意志加持,保证大脑清明,身体抗性爆表,然后天魔解体二段。

    什么硬接牛大力天残脚,将牛大力丢出去,什么抱摔熊二,什么铁拳镇压华晨,将孙梁按在土里面打,都是江广干的事情。

    别看来一个,江广震撼三分钟,可震撼完,江广换了全甲之后就亲自去殴打,本来今天扎营之后,江广准备去殴打陶同,陶同的那个野兽冲撞非常猛,但江广能躲开,能抗住,硬碰硬有把握。

    所以截止目前为止,江广依旧是第三,硬生生打出来的第三。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比较好,他和严亮的情况差不多,你不出全力,打不过,出了全力你得跪在那里求对方不要死。”孙二看了两眼江广建议道,有些人的身体素质不够强,顶不住你天魔解体二段一拳,你不能去打脆皮啊!

    沈泉的身体素质不弱,也是分人的,你看看江广打的是啥人!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