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姜秋歌开辟出的山海界内,那来自于真正姜氏一脉的年轻男子,虽然轻易一指就已经吞噬掉了姜秋歌的万千世界,吞噬掉了镇古枪的全力一击。

    但是,就在他指尖的黑洞即将吞噬姜云和姜秋歌的时候,在姜云的身体之上,却是突然有着一股气息波动的出现,让男子的面色一变。

    下一刻,男子已经突然收回了手指,冷冷的看着姜云道:“原来,你已经得到它了。”

    “既然有它在身,那我今日就饶你们一命。”

    “不过,你的时间也不多了,抓点紧吧!”

    “到时候,你如果还只有这点实力的话,那你最终,仍然逃不过一死!”

    话音落下,男子不再理会姜云和姜秋歌,转身对着姜雨婷道:“我们走!”

    然而,这个时候,姜雨婷却是一咬牙,鼓起勇气道:“我,我不走!”

    说话的同时,姜雨婷蓦然伸手,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眉心之处,生生的扣下了那颗血色的红点。

    这一幕,让男子的面色顿时一沉,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以他平日的性格,纵然姜雨婷挖出那颗血色红点,他也肯定是不顾一切的将姜雨婷带走再说,但是此刻,他却无法做到。

    因为,就在刚刚,他被姜云体内溢出的那股气息,给悄然的打伤了!

    男子看着姜雨婷,怒极反笑道:“哈哈,好,好的很!”

    “总有一天,我姜氏会有人将你抓回去的!”

    丢下这句话之后,男子身形一晃,竟然就这样消失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姜云,姜秋歌和姜雨婷!

    ----

    山海界的大地之下,除了道无名父子之外,身在域外战场的因果老人,此刻也是已经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眼中,同样看到了这座屹立在河流之上的火焰石碑。

    因为这块石碑,就是姜云的因果之线,传来剧烈的波动之地!

    他的口中喃喃的道:“想必,这就是通往那里的通道了。”

    “只是,这条通道,缺少了钥匙!”

    这座火焰石碑,通体火焰燃烧,而在正中心之处,却是有着一个凹进去的空洞,就像是一个槽一样。

    显然,是需要往其内放入什么东西,才能进一步的激化这石碑,让其打开,或者是显露出通往姜氏族地的真正通道!

    对着这座石碑定定的看了片刻之后,道天佑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道无名脸上的兴奋和激动却是在一点点的退去,直至最终完全的被狰狞和愤怒所取代!

    他花费了无数年的时间,付出了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巨大代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找到了通往真正姜氏族地的通道。

    然而,到头来,却是功亏一篑!

    自然,他也明白了,要想让通道真正出现,还需要一样最为关键的东西。

    可是,他的姐姐没有告诉他,或许连她的姐姐也不知道。

    因此,现在他根本连这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又让他如何去找到那样东西,又如何才能让通道真正显露出来。

    这就好比是明明已经看到了宝山,但是却不得其门而入,让他的心中充斥着说不出来的愤怒和失望。

    “该死的,该死的!”

    道无名喃喃的道:“你们姜氏的族地,为什么这么难进,找到三十六个指引之点还不够,竟然还需要一把钥匙!”

    “这钥匙,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话音落下,道无名突然往前一步迈出,整个人赫然踏入了那石碑燃烧的火焰之中。

    而下一刻,他的口中就发出了一声痛呼,急忙退了出来。

    因为这火焰的温度,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看着已经被烧伤的父亲,一旁道天佑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真的不想看到如此歇斯底里,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父亲。

    不过,在他的内心,却是又悄然的松了口气。

    既然缺少了一样连父亲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那么就意味着这通道不可能显现出来了,而自己也就不用再冒充姜云,去混入姜氏族地了。

    想到这里,道天佑鼓起勇气道:“父亲,要不,算了吧,我们还是回家吧!”

    “啪!”

    道天佑的话音刚落,道无名已经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打的整个人都直接飞了出去,摔倒在地,根本都站不起来。

    道无名却依然恶狠狠的瞪着他道:“回什么家?我们根本已经没有家了!”

    “你知不知道,你的祖父,他竟然要将我们一族的族长之位,传给姜秋阳!”

    “姜秋阳,姓姜,他是姜氏的族人,而我才是你祖父的儿子,是本该成为族长的人!”

    “你以为,我愿意护送姜云,从诸天集域来到这下域吗?”

    “不是我和姜秋阳的关系有多么好,而是因为你祖父的命令!”

    “你祖父让我即便是搭上性命,都要保护好姜云,如果姜云有了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就不要活着回去了!”

    “在他的心里,姜秋阳这个外人,姜云这个外孙,竟然比我这个儿子的分量还要重的多!”

    “原因,就是因为我不够强,我这辈子,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成为天尊,而他姜秋阳是天尊!”

    “现在,你还要回家?你回去做什么?自取其辱吗!”

    躺在地上的道天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只是瞪大了眼睛,眼中流露出了恍然之色。

    因为他终于知道,自己父亲的目的了。

    原来,父亲是不满意爷爷将族长之位,让给姜秋阳这个外人,所以父亲才会如此暴怒和生气,才会想要让自己去冒充姜云,去混入姜氏,变得强大。

    甚至是希望自己变成天尊之后再回来,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父亲的东西。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族长之位!

    其实,道天佑也已经知道,自己的族群,就是诸天集域,高高在上的十三大势力之一的封命一脉。

    自己的爷爷,也就是和姜秋阳齐名的老牌九位天尊之一的封命天尊。

    只是,就如同姜云一样,道天佑并不是出生在封命天,对于自己的族群,也没有什么归属感。

    虽然他能理解父亲的愤怒,但是他却真的认为父亲做的有些过了。

    爷爷将族长之位让给姜秋阳,的确是让父亲无法接受,但前提是因为父亲的实力太弱,不能成为天尊。

    堂堂十三大势力之一的封命天,如果族长不是天尊强者,那对于封命一脉来说,用不了多久就会迎来没顶之灾,就会被其他十二家势力,给瓜分蚕食,永远的消失。

    更何况,姜秋阳其实也不算外人。

    他是爷爷的女婿,算是半个封命天的人。

    让他成为族长,只要他能够让封命一脉继续存在下去,继续护着道无名,那对于道无名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样的道理,连道天佑都能想到,他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无法想到。

    只是,看着暴怒之下的父亲,道天佑哪里还敢说一个字。

    然而,道天佑不敢说,却是有着一个另外的男人的声音响起:“有意思,我还奇怪,怎么有人能够找到通往我姜氏的通道!”

    “尤其是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姜云,原来,是这么回事!”

    “或许,我可以帮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道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月并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