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之帝尊身影的出现,在冷逸尘和贾老,甚至是姜云的意料之中。

    既然燕天齐和古之帝尊勾结,那古之帝尊必然要送出一些力量,保护燕天齐,防止他会陨落。

    但是就连姜云也没有料到,古之帝尊送给燕天齐的这道力量,竟然会如此强大,根本就是真正的大帝之力。

    这让姜云的心不禁往下一沉!

    姜云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击杀燕天齐,是因为事先接到了冷逸尘的传音。

    真正想要诱出帝尊之力的,是冷逸尘和贾老!

    可这个时候的他们,即便是有心要救自己,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没办法,他们都只是准帝强者,无法抗衡古之帝尊的这一掌。

    好在姜云从来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他人的身上,所以在出手攻击燕天齐之前,他也想好了自救之法。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姜云取出了无焰傀灯,心念一动之下,灯芯之上已经燃起了一豆灯火。

    灯火虽然不强,但是散发出的涟漪,却是让四周的空间都是隐隐的有了崩溃之势。

    古三送予的石头和大荒五峰,或许都能挡住帝尊的这一掌,但任何一种暴露,自己也会成为天外敌之敌。

    因此,这无焰傀灯中的二十道火焰,就是姜云特意留给帝尊的。

    然而,就在姜云想要将这豆灯火弹出去,去迎接古之帝尊的那一掌的时候,他赫然发现,灯火,竟然纹丝不动。

    “火独明!”

    姜云的神识一动,立刻化作了一声怒吼,直接冲入了无焰傀灯之中,在火独明耳边如同雷鸣一般炸响。

    姜云猜测没有错,正是火独明暂时束缚住了那一豆灯火,不让其释放而出。

    但与此同时,火独明那张俊俏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纠结之色,两条眉毛都是几乎要缠到一起,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救不救?”

    虽然姜云对于那盏无焰傀灯,自从得到之后,就几乎没有怎么关注,但是被封在了灯内四百多年,已经成为了此灯器灵的火独明,对于无焰傀灯,却是非常非常的了解。

    而越是了解,也就越是让火独明感到震惊。

    因为此灯的威力和作用,要远远超过了他,甚至是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

    利用无焰傀灯,火独明可以修行,而且修行的速度还是不慢。

    随着他实力每提升一点,对于无焰傀灯的了解,他也就越多一点。

    但是时至今日,在他都已经成为了逆天境强者的情况下,他却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完全了解这盏灯的作用。

    原因很简单,他并非是无焰傀灯本身的器灵!

    他是被姜云强行囚禁在了灯中,凭借着他身为火妖的特殊的生命形式,让他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器灵。

    因此,他知道,自己恐怕就算是成为了大帝,都不一定能够完全掌握无焰傀灯。

    原因同样很简单,他是器灵,不是无焰傀灯的主人!

    真正能够掌控无焰傀灯,能够发挥出无焰傀灯全部作用的人,这天地间,也只有姜云一人!

    原本,姜云其实也是可以发现无焰傀灯的不平凡之处,但是火独明却是在暗中,以自己器灵的身份,如同封印一样,遮掩了灯的气息。

    再加上,姜云是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觉得无焰傀灯有多么不凡,所以也就轻易的被火独明给隐瞒了过去。

    如果姜云肯用心思考一下的话,那他肯定就会察觉到不对劲。

    别的不说,光是火独明在无焰傀灯之中,从道域的一个福地境的修士,慢慢修炼到了逆天境的强者,却从来没有引来过天劫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深思了。

    而火独明对于姜云,心理上存在着极为纠结的情绪。

    一方面,他对姜云是恨之入骨。

    因为姜云杀了他的父亲,灭了他的宗门,和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可一方面,姜云留了他一命,并且还送了他一场天大的造化。

    甚至有时候,他更是可以感觉到,在姜云的心中,对他早就没有了仇怨,而是将他当成了自己人来看待,这让他对姜云,又有着感动和感激之意。

    让他庆幸的是,虽然他有这种矛盾的心理,但是他也始终没有机会杀了姜云,更没有机会轻易帮助姜云。

    所以,他所能做的,就是始终隐藏着无焰傀灯的不凡,暗暗的修炼着,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但是,现在不同!

    无焰傀灯之中悬浮着的那二十道,由大帝之火凝聚而成的火焰,却是让他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无焰傀灯,具备了救姜云的能力。

    可他也同样知道,只要姜云被这一掌击中,必死无疑,那自己,就算是报了仇。

    听到姜云的那声咆哮,火独明的心中顿时一颤,牙关一咬道:“姜云,杀父之仇,我必须要报!”

    “大不了,等你死了之后,我帮你收敛骸骨,再将这盏灯与你陪葬,报你对我的不杀之恩!”

    话音落下,火独明的双眼一闭,不去理会姜云的咆哮。

    姜云在怒吼之后,没有得到火独明的回应,让他隐隐也猜到了一些,但是现在他却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火独明。

    手腕一翻,他的另一只手上出现了古三的石头。

    然而,就在他准备捏碎石头的时候,他的眉心之上,却是突然自动浮现出了师父送给他的那道形如四瓣之花的印记!

    印记出现,立刻如同活了一般,散发出了四道光芒,形成了一朵四瓣之花,悬浮在了姜云的面前。

    葬古之花!

    而随着此花的出现,帝尊那眼看着就要落到姜云身上的手掌,却是刹那之间被定格在了空中,竟然无法继续落下。

    看着葬古之花,冷逸尘和贾老都是面露疑惑之色。

    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为什么竟然能够阻挡得住大帝的力量。

    而远处,站在燕天齐身后的帝尊模糊的身影,双眼位置之处,却是顿时爆发出了滔天的光芒。

    从他的口中更是挤出了只有姜云能够听到的两个字:“尊古!”

    与此同时,禁地之中,在那一座无比恢弘的宫殿之中,帝尊的咆哮之声同样响起:“尊古!”

    “你身为尊古,你都已经死了,却还想护着你的弟子,甚至于,还将葬古之花给了你的弟子。”

    “莫非,你是想要让你的这个弟子,和你一样,继续成为尊古,继续压在我的头顶之上吗!”

    “那葬古之花,本应是我的,是我的!”

    “今天,我就杀了你的弟子,取了你的葬古之花。”

    “从此之后,这世上再无尊古,只有我帝尊!”

    “杀!”

    随着帝尊咆哮之声的落下,姜云上方,那只被葬古之花定格住的手掌,蓦然微微颤抖了起来。

    显然,帝尊是要拼尽全力,要想继续落下这一掌,杀了姜云。

    姜云眼中寒光暴涨,齿缝之中再次吐出了三个字:“火,独,明!”

    既然葬古之花暂时挡住了帝尊之手,给了姜云宝贵的时间,那姜云也不想动用古三的石头。

    毕竟一旦动用,自己同样会被冷逸尘他们认为是和古,暗中有了勾结。

    因此,他还是想要利用无焰傀灯的那二十道火焰,去化解帝尊的攻击。

    对于外界的变化,火独明自然也是知道的清清清楚。

    虽然他不知道古之间的事情,但是看到帝尊的手掌定在空中,却是让他意识到,这次,恐怕仍然无法杀死姜云了。

    而听到姜云的第二次咆哮,火独明的身体微微一颤,心念电转之间,急忙开口道:“大人,您误会了,我刚刚是在积蓄力量,要给您一个惊喜。”

    姜云冷冷的道:“什么惊喜!”

    “一个,关于此灯的惊喜!”

    随着火独明话音的落下,灯内那二十道火焰,突然齐齐涌动了起来,排成了一条火焰长河,流入了组成无焰傀灯灯座的四个傀儡中的一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道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月并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