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境之中,羽寒卿的修为身体,已经完全的被姜云封印住了,一动不能动。

    这个时候,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惧意,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姜云。

    虽然他根本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无法相信自己堂堂极阶大帝,竟然会被姜云这么一个小修士给打败,但是现实摆在眼前,却是让他不得不相信。

    姜云松开了拳头,之前被骨剑刺入所留下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这就是姜云如今肉身的恐怖之处。

    如果换成以前的肉身,被羽寒卿的骨剑刺中,虽然伤口也会愈合,但需要漫长的时间。

    姜云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口,注视着羽寒卿道:“对于幻真域,对于你的师兄,对于人尊,你都知道一些什么?”

    “说出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在姜云的眼中,羽寒卿已经是个死人了,无非是死的快慢而已。

    听到姜云的这句话,羽寒卿的瞳孔微微一缩,眼中的惊惧之色更浓,但却嘴硬的道:“你不用在这里吓唬我!”

    “既然你知道我是人尊弟子,那你更应该清楚,杀了我的后果。”

    “我要是死了,别说你了,我师父会让这整个集域,甚至整个幻域,为我陪葬!”

    姜云淡淡的道:“你师父要是真有这个本事,又岂会在这幻域之中布置出两座大阵!”

    羽寒卿的面色再次一变。

    他原本还以为,以姜云的身份,知道的事情必然不会太多,可自己显然小瞧了姜云。

    的确,自己的师父要是能够进入幻域,哪里还需要多此一举的布下两座大阵。

    尽管心中这么想,但羽寒卿的脸上却是故意露出了冷笑道:“我师父的意图,岂是你所能猜测出来的。”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就将话放在这里,你杀了我,我师父必然会替我报仇。”

    姜云手腕一翻,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柄匕首,把玩着道:“我信你师父会为你报仇,不会,你肯定是看不到了。”

    “我再最后问你一遍,关于幻真域,云羲和,目之一族和你师父,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要开始了!”

    看着姜云手中那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羽寒卿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道:“你,你要开始什么?”

    姜云的口中,轻轻的挤出了两个字:“剥皮!”

    羽寒卿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顿时连声音都不敢发出了。

    虽然他很想认为,姜云是在吓唬自己,但是看姜云的样子,却又不像在开玩笑。

    姜云当然没有开玩笑,今日,他必须要杀了羽寒卿。

    羽寒卿的性格是睚眦必报,为了对付自己,他不惜说服苦域和幻真域两大巨头,再加上他自己的师兄,要置自己于死地。

    现在,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情况下,还仍然跑来苦域,跑来幻真域,要杀掉和自己有关系的所有人。

    如果不杀羽寒卿,那自己从此之后,就需要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他绝对还会找尽一切机会来报复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不过,羽寒卿身上的阵图,自己必须要得到!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带着羽寒卿的尸体交给刘鹏,自然是因为,姜云要替之前被羽寒卿搜魂而死的诸天集域的生灵报仇!

    深深的看了羽寒卿一眼,姜云手中大袖一挥,羽寒卿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消失,露出了赤裸的身体。

    就看到他的整个上半身,都是布满了阵图。

    不过,此刻在羽寒卿的有着为之下,这阵图已经开始消散。

    显然,这些阵图平日里是隐藏起来,并非是时刻显现的。

    姜云冷冷一笑,手中的匕首一动,已经轻易的刺入了羽寒卿的手掌之中!

    “啊!”

    羽寒卿的口中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嘶吼。

    姜云却是毫不理会,匕首极为灵巧的滑动之下,已经将羽寒卿的半条手臂的皮,和他的身体割裂了开来。

    小时候,姜云跟在姜村众人的身边,没少杀过野兽,对于剥皮摸骨之事,更是极为熟悉,知道如何能够保持一张皮的完整。

    将这半条手臂的皮捧在手中,其上并没有丝毫的阵纹,但姜云神识扫过,便在其中发现了阵纹。

    这一下,姜云再无任何犹豫,手中匕首继续滑动了起来。

    羽寒卿颤抖着身体,放声疾呼道:“姜云,你住手,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是真的怕了!

    剥皮这种酷刑,他只是听说过,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亲身体验到。

    而这种折磨,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随着羽寒卿的开口,姜云手中的匕首也停了下来道:“刚刚我的那些问题,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你可以说假话,只要你不怕我继续剥皮。”

    羽寒卿急忙开口道:“我师父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我师兄找到了我,然后给了我一个类似传讯愈加一样的法宝,让我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我没有办法主动联系他,只能是通过师兄联系他。”

    “至于我的师兄,他是真阶大帝,实打实的真阶,镇守幻真之眼。”

    “幻真之眼,连接着真域,进入其内的修士,有机会进入真域。”

    羽寒卿现在已经被痛苦和恐惧吓得失去了理智,所以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说的也没有丝毫逻辑可要,生怕姜云的匕首会再动。

    不过,这种情形之下,他说的话,倒是不大可能有假话。

    姜云没有开口,就是握着匕首,静静的听着。

    “幻真域,也是我师父开辟的,原本不叫幻真域,但后来随着魇兽之力的影响,这才有了幻真域的名字。”

    “可魇兽的力量再强,也只能抵达幻真之眼那里,无法越过幻真之眼,影响到右域。”

    “我师父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获得地尊的图谋。”

    “有朝一日,等到师父弄清楚了地尊到底在图谋什么,他就会以这幻域的两座大阵,去暂时封住地尊。”

    “到时候,我师父就会亲自降临,由师兄和我带领幻真域的修士,去攻打幻域。”

    姜云的心中一动。

    原来,这两座大阵,竟然还有封印地尊的作用!

    不过,这也并非难以接受之事。

    人尊亲自开创的阵法,又是借用魇兽之力,再加上地尊在幻域的仅仅只是分身,那两座大阵或许真的能够封住地尊分身。

    接下来,羽寒卿又说了一些事情,而对于姜云来说,意义不大。

    就这样,等到羽寒卿终于闭上了嘴巴之后,姜云才看着他道:“说完了?”

    羽寒卿连忙点头道:“说完了,我知道的都说了。”

    姜云平静的道:“好,那我们继续!”

    话音落下,姜云手中的匕首再动!

    “啊!”羽寒卿疯狂的大叫起来:“姜云,你骗我,你骗我!”

    姜云淡淡的道:“我从来没说会放过你,不过,等我剥下了你的皮之后,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姜云根本不理会羽寒卿的嘶吼怒骂,认真的将羽寒卿上半身的皮,全都剥了下来。

    迎着风,姜云将皮用力一抖,其上的血迹已经消失无踪。

    姜云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羽寒卿,上路吧!”

    羽寒卿虽然没死,但是已经被剥皮的痛苦折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用充满了恨意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姜云。

    姜云手中的匕首,脱手飞出,直接刺入了羽寒卿的眉心!

    “嗡!”

    也就在这时,羽寒卿的眉心之中,突然泛起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道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月并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