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

    看着姜云魂上浮现的魂纹,未央女面露震惊之色,第三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别说她了,就连一旁的妖元子,此刻也是大惊失色。

    虽然他早就知道姜云是来自于梦域,但也从未想过,姜云会和未央女有什么关系。

    姜云却是已经平静了下来,立刻散去了魂上的魂纹,对着未央女道:“我想,这些符文,应该就是前辈会对我有似曾相识感觉的原因。”

    “我来自梦域!”

    这五个字,让未央女在一怔之后,猛然向前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了姜云的面前。

    因为内心的激动,让她脸上始终覆盖着的面纱都是被轻轻吹开了大半,露出了部分吹弹可破的肌肤。

    不过,此刻的未央女显然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她双目直直的盯着姜云,婀娜的身体之上爆发出了一股至强的威压,让姜云的魂都是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甚至于,有了种即将魂飞魄散的感觉!未央女一字一句的道:“魂姬,你见过魂姬!”

    “不,你不止见过,你和魂姬是什么关系,她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姜云在准备前往真域之前,魂姬找他之时,说自己是背着未央女,偷偷加入了九帝乱世。

    魂姬甚至认为,未央女恐怕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去了何处。

    但是魂姬猜错了,未央女显然已经知道,魂姬前往了梦域。

    故而,此刻他听到姜云是来自梦域,身上又有着属于自己一脉的魂纹之后,立刻就想到了姜云的魂纹,是魂姬所传。

    而魂姬能够将未央女这一门的魂纹教给姜云,足以说明她和姜云的关系不一般。

    在未央女那强大威压的笼罩之下,姜云不得不运转全部的修为去抵挡,根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是一旁的妖元子大袖一挥,一股力量将未央女和姜云隔绝开来,并且低声喝道:“未央,你冷静点!”

    妖元子的声音,让未央女总算是清醒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收敛了威压,语气之中带着点急促,再次开口道:“你说!”

    姜云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未央女真不愧是第一塑魂师,她的实力,比起吴尘子来,恐怕都要强上一筹。

    姜云先是将自己的魂收入了体内,然后才开口道:“我和魂姬前辈原本是仇敌,但后来化敌为友。”

    “她知道我要前来真域,特意找到我,希望我能替她去见一趟前辈,将她身在梦域的事情告诉前辈。”

    “至于这魂纹,是魂姬前辈将她的修行感悟送给了我。”

    “她现在很好,只是不敢回真域。”

    姜云简单的将自己和魂姬的关系,以及魂姬的情况说了出来。

    而关于自己和魂姬是因为人尊攻打梦域之事才化敌为友,他没有说出来。

    毕竟,妖元子是人尊的人!如果让妖元子知道,人尊攻打梦域失败,和自己有关,那说不定他下一刻就会出手抓住自己了。

    听完姜云的话,未央女恨恨的道:“这个死丫头,当年偷偷的溜走,一点消息都没告诉我。”

    “后来,我虽然知道了九帝乱世,但根本就没想到,其中还有她!”

    虽然未央女的口中在埋怨着魂姬,但是她的紧张已经完全消失,也不难看出,她对于自己这个弟子是十分在乎的。

    一旁的妖元子张了张嘴,分明是想要说什么,但未央女却已经继续对着姜云道:“既然你答应了替魂姬找我,那为何刚刚见到我之时,一字不提?”

    姜云犹豫了一下道:“据魂姬前辈说,前辈是被天尊软禁,根本没有自由。”

    “而九帝乱世的背后,又有天尊主导,她之所以加入九帝乱世,就是希望能够讨好天尊,从而换来天尊还前辈自由。”

    “我不敢完全信任她,也同样不敢完全信任前辈。”

    “再加上,我也担心我司徒殿下的安危,所以,刚刚我没有说。”

    不管魂姬和未央女到底是好是坏,但她们的师徒之情,却是让姜云想到了自己和师父,所以将魂姬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这一次,未央女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才笑着道:“这傻丫头,天尊大人纵然是将我软禁,但对于我来说,除了偶尔需要执行天尊的命令之外,也没有任何的坏处,反倒能落得清净。”

    这句话,姜云听的清楚,没想到,未央女竟然真的是被天尊软禁的。

    等到未央女的情绪平静了之后,姜云这才伸手一指床上躺着的司徒静道:“前辈,我的真实身份已经告诉您了,现在,能不能还请先出手救司徒殿下?”

    未央女眼珠一转道:“你如果真是玉绞族人,对司徒静这么上心,我倒是能够理解,你或许是想巴结上司徒静,为你自己获得一些好处。”

    “但你既然是来自梦域,和地尊有仇,和司徒静自然也有仇。”

    “你应该巴不得她死才对,为什么为了她,却是连命都可以不要?”

    姜云苦笑着道:“前辈,我和司徒殿下的关系比较复杂,她对我有多次的救命之恩,所以我这是为了报恩。”

    关于自己师门之事,姜云是不可能告诉未央女的。

    未央女冷冷一笑道:“救命之恩?”

    “司徒静在真域,出了名的残暴,只听说过她杀人,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救人”这个时候,妖元子忽然开口打断了未央女道:“未央,你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未央女狠狠的瞪了妖元子一眼道:“你个老妖怪,老娘还不都是为了帮你,你倒好,反而尽帮着外人!”

    妖元子一愣道:“帮我?”

    未央女没好气的道:“司徒静早就没事了,我只不过是对这小子好奇,又气不过地尊故意刁难你们两个,这才故意说需要这小子的魂,趁机帮你们解围了。”

    “不然的话,这小子现在应该正被闻柳追着打呢!”

    这次,轮到姜云和妖元子对视一眼,终于明白了未央女的良苦用心,果然是为了帮自己二人。

    姜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对着未央女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道:“多谢前辈!”

    姜云相信,未央女说的应该是真话。

    未央女摆摆手道:“谢就不必了,你帮魂姬传话,我帮你救司徒静,我们两清了。”

    其实,未央女救司徒静,完全是看在地尊的面子,跟姜云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魂姬曾经告诉过姜云,如果姜云肯帮自己找未央女,那可以让未央女帮他重新塑魂,甚至是能救东方博,算是对姜云的答谢。

    但此刻的姜云却是没有再去强求这些,笑着点点头道:“好!”

    姜云如此痛快的答应,让未央女倒是有些意外,看了姜云一眼,没有再说话。

    而妖元子终于对着姜云道:“小友,既然你和魂姬都相识,那我能不能向你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他也在梦域,或许你有可能见过他。”

    “当然,你要是不愿回答,那我也就不问了。”

    说实话,通过这段时间和妖元子的接触,姜云对他十分有好感。

    对方也的确帮了自己很多,所以,在双方没有彻底成为敌人之前,姜云愿意尽可能的为对方提供一些帮助。

    因此,姜云笑了笑道:“前辈想打听谁的下落?”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道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月并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