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非常随意的调侃了一句,左风多少也是希望能够稍微调节一下,自己此时内心的紧张情绪。

    毕竟这种变化太过惊人了一些,即便光是恢复伤势的同时,还能够帮助产生大量的兽能,这就已经足够惊掉所有的下巴了。

    那药散的恢复治疗效果,其实已经非常惊人了,即便光是只有这一种效果,这药散也已经够得上是顶阶存在。

    然而没有想到治疗效果,还在持续的发挥作用时,就出现了另外一种效果,让麻雀的身体当中产生出兽能来。

    之所以会认为这种情况非常惊人,是药物的效果,是辅助灵气或兽能的恢复,而不是药物本身转化为灵气或兽能这样的存在。

    比如说在炉子里加入一把火,能够将水烧开,而火本身即便是再多,也不可能直接获得沸腾的水。

    当药散进入左风的身体以后,它会转化为相应的催动能力,帮助身体产生出灵气来。可是如果是一名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抛开药效会直接要了这人性命这种可能外,恢复灵气那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普通人的身体,不具备产生灵气的条件。

    眼前这麻雀身上的惊人状况,并非是兽能无法在身体当中储存,而是凝炼的兽能,会直接从身体当中释放而出。

    如果从结果倒着往后推,不难发现这只麻雀的身体之内,其实是具备了产生兽能的条件,也就是说至少它的身体当中,拥有着一阶兽族的身体结构。

    有句话说的是,当结果摆在眼前,那么原因再如何让人无法接受,那个原因都会真实可信。

    至于那只麻雀本身,身体内的构造究竟如何,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兽能,除非左风能直接将精神力或灵气,渗透进去观察一番,否则也根本就搞不清楚。

    可是这麻雀现在身体状况特殊,便是其身体没有出现这种,大量兽能在不断外泄的时候,左风也很难探查到内部的情况。

    因为双方相差的太过悬殊,左风的身体相比于麻雀,就像是小山下方站着一个人,站在山下不论如何努力,也只能勉强看到山的一面,无法看清楚全貌的情况。

    这边还没有搞清楚,麻雀身体内到底是怎样一种构造,为何就能够产生兽能,左风就发现了另外一项惊人的变化。

    那只麻雀的身体表面,如同有着无数的小蛇,在不断蠕动着,而且还有着一种固定的韵律。

    如果只是某一处皮肤下方,出现蠕动的变化,那么多数是身体内异常反应。可是现在麻雀差不多整个身体,都出现了同样的蠕动,而且还有韵律,那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这只麻雀的肉体正在进行改造。

    这一惊可是的确不小,要知道左风之前吞下药散后,直到现在也不过是显现出了三种效果。而且一种效果是改造身体,一种效果是产生灵气,最后一种是对身体进行治疗,其中只有第一种效果十分明显。

    现在眼前的这只麻雀,不仅药散的三种效果,同时在它的身体表面显现出来,而且三种效果都非常明显,甚至于可以说那效果很惊人。

    不管是之前治疗效果,还是之后产生的兽能,再到眼前身体的改造。

    即便是抛开麻雀这么庞大的身体不谈,让它的肉体以这种蠕动的方式进行改造,这就已经是肉体改造到达很高层次,才会出现的效果了。

    以普通武者为例,只有身体的改造,处于一种整体骨骼和肌肉,提升到了差不多一倍,或者是超出一倍水平时,才会让外部肌肉出现那种排斥般的剧烈反应,肉体的蠕动是自然抗拒太过激烈的改造,药效等外界对身体进行的干扰,会蕴含着一定的特殊韵律。

    至于左风的身体改造,其实也同样提升很大,只不过他这具身体本来就很特殊,是经过兽魂改造,即便是再恐怖的改造效果,也并不足以让他的身体,出现如今麻雀这样的变化。

    左风深通医道,所以当他看到麻雀肉体的变化时,马上就已经判断出,此番改造影响的是麻雀的根本,但是究竟改造后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一时间倒是有些难以判断了。

    一连串惊人的变化,将左风直接震撼到了,他呆呆的看着眼前麻雀的变化,心头却是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药散明明就是自己炼制出来的,可是偏偏在自己的身体中,并没有太过明显的效果,反倒是在这麻雀的身上,出现了非常惊人的变化,为其带来极大的好处。

    虽然并不算太多,可是在左风的内心当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羡慕和嫉妒的情绪,只不过这种情绪倒是不会让左风失去判断力和平常心。

    甚至于这种负面情绪,对左风造成的影响,也就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被他给忽略过去了。因为左风在麻雀的身体上,又看到了其他变化,更加惊人的变化。

    在麻雀身体表面,之前就有着许多的血珠,其中九成九都是血液混合着杂质。只有那不足百分之一的血液是晶莹剔透,如同红色的琥珀般,不仅不含任何的杂质,反而还是血液精华凝聚而成。

    之前在看到这兽血精华的时候,左风心中便有些好奇,因为别说普通麻雀了,就算是一些强大的野兽,身体内都不可能产生兽血精华。

    必须要是那些拥有修行资格的兽族,最差也是要达到蛮兽程度,才可能产生兽血精华,普通的野兽,即便是将其周身血液,用炼药的方式提炼融合成为一滴,也根本达不到兽血精华的程度。

    可是在这麻雀的身体表面,光是左风一眼能够看到的,就至少有着三滴兽血精华,似乎从这一点上来,倒是与对方能够产生兽能这一点匹配到一起去。

    如今在身体治愈,产生兽能,以及身体进行改造,这三种变化出现以后,那兽血精华也出现了变化。

    一开始左风其实也没有发现,因为兽血精华当中的变化,实在太过细微,根本就看不出其中到底有什么特别。

    然而当左风注意到的时候,那兽血精华当中,已经逐渐有着金色丝线般的能量,不知不觉间出现。

    之前只注意到麻雀其他地方的变化,直到此刻那兽血精华当中,变化已经非常明显以后,左风这才完全注意到。

    如果只是一丝丝金色能量,即便是左风不经意间看去,也只会认为是光线问题,自己看到的是那兽血精华本身的光泽。

    可是那金色的能量,在汇聚到了一定数量以后,在那兽血精华当中,逐渐形成了一丝丝好似纹络般的存在,让左风根本无法不注意到。

    此时的麻雀表现的十分平稳,左风倒是不需要担心,它突然翻滚挣扎,所以就直接朝着其中一颗兽血精华靠近了过去。

    走的近了一些,左风才看出来,这兽血精华并不仅仅只是黏在皮肤上,而是它似乎并未完全流淌出来,只是大部分都被挤到了身体之外。

    那些金色能量,便是跟着兽血精华,由皮肤间的一个毛孔中,缓缓渗透出来的。只有到了非常近的距离,再仔细的向着内部进行观察,左风这才能够勉强看到,那其中若有若无的金色能量。

    仿佛墨水滴落到水缸,又等了一会儿后,虽然还能够看到一丝丝的痕迹,却也已经非常模糊了。

    那些金色的能量便是如此,出现在兽血精华当中的时候,只有一丝丝难以分辨的痕迹。

    直到它们慢慢的凝聚,逐渐在兽血精华的中心区域,完全凝炼成了一种特殊的纹络以后,才能够显现的更加清晰一些。

    左风心中非常好奇,不明白这金色的物质到底是什么,可是看在眼中的时候,又分明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一时间麻雀的身体虽然正在发生变化,左风却只去关注那一滴血液,更准确来说是血液当中的金色物质,整个人都慢慢的陷入到了沉思中。

    ‘到底在何处见过此物呢?这种感觉有些熟悉,而且曾经见到过的时候,应该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否则不会连这种熟悉的感觉,反倒是有些真实。’

    眉头紧锁间,左风下意识的轻声呢喃着“金色……血液……不会是……!”

    陡然间左风的瞳孔猛的一缩,与此同时一张脸也猛的朝着那血滴靠近过去,眼睛甚至都要直接贴在那血珠之上。

    其实现在的左风,已经不仅仅在观察,更是下意识的想要去接触和感受一下,从而来验证自己心中得出的判断。

    不过左风终究没有轻易接触,因为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会对麻雀产生什么影响。

    即便只是观察,左风也同样有所收获,眼前这金色物质正在不断凝聚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符文,好像是远古符文,又与左风所见过的所有远古符文有些许的不同。

    也在这个过程中,左风下意识的想要释放灵气,向着内部进行探查。虽然只有炼骨中期,可是单属性灵气与天地灵气的特殊性,会在释放出去后仍然有一刹那,依旧保持着与身体的联系。但很快依旧还是会消失。

    就在左风释放灵气,与那血滴接触的刹那,金色物质陡然大量出现,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血滴中凝结出一颗完整的符文,然后就那样从皮肤上滑落。

    几乎是下意识,左风伸手就将那兽血精华给接住了,然后左风就瞪大着双眼,有些结结巴巴的道:“怎么……可能,他的身体当中,怎么会有……王族血脉!”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武逆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福袋只为原作者疯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疯橘子并收藏武逆焚天最新章节